行星离子_Liz

Can you please give some more power to me

Don’t stop coz you’ve been chasing around

《维度旅行者》人物设定第七期

姓名:宁清柏(Traveler 5th)

年龄:1903岁

身高:172cm

性别:目前是女

种族:维度领主

外貌:见下



《维度旅行者》人物设定第六期

姓名:苏晏遥(Traveler 4th)

年龄:1893岁

身高:168cm

性别:目前是男

种族:维度领主

外貌:?

《维度旅行者》人物设定第五期

姓名:江澜之(Traveler 3rd)

年龄:833岁

身高:186cm

性别:目前是男

种族:维度领主

外貌:见下


《维度旅行者》人物设定第四期

姓名:洛秋铭(Traveler 2nd)

年龄:810岁

身高:184cm

性别:目前是男

种族:维度领主

外貌:见下


预告

“好吧,我捊一下,我们现在在月球背面的一座环形山中,山里面还有一艘太空船。”


“没有人,但有生命体征。我看看……5035个!”


【远离那些泡卵】

《维度旅行者》人物设定第三期

姓名:星珊灵

身高:167cm

恒星时期年龄:35亿岁

人类时期年龄:19岁

性别:女

外貌:见下


《维度旅行者:灵星》番外

番外.新世界

“我们……成功了?”

“不然呢?”梁川浪在原地转了个圈,最后面向云墨打了个响指:“你还在,太阳系还在,人类还在,史上最完美的一次摘星换日!”

“不过,当然,还有一些必…… ”

“叮”的一声打断了梁川浪的话。他朝显示屏看去,“7”又给他们发来了消息。

【这儿就是太阳系吗?我感觉这儿…… 好美!】

(对没错我也这么觉得。不介意我先离开个,呢,七年吧。这段时间里你可以自行探索,但别太过火,比方说打个喷嚏毁灭星球之类的。不多言了,再见。)

【再见!】

“说回正题。”梁川浪抬起头,接着说道,“我们先回2019年,还有些事要和蓝色守望说清楚,然后我还得去办一点事,这个暂时保密。”说着他朝控制台伸出手,想了想又收了回来。

“那个,云墨,这次你来驾驶行吗?时间就定为……我们离开会议室的三十分钟之后。”

五小时的倒计时在四小时三十分钟时停住了,伴随着风声,Wietas在会议室中再次现身了。

“哈喽老坎!”梁川浪推开门,带着云墨走出了Wietas。“没想到这次只让你等了这么时间吧?”他小心地避开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拉开坎伯特对面的椅子示意云墨坐下。“想喝什么自己倒。”这话是对云墨说的。“还有,三份章鱼小丸子我都要拿走。”这话是对坎伯特说的。

“具体发生了什么你问云墨就行,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大概十五分钟之后回来。”没等二人做出任何回应,他便走进了Wietas。又是一阵风声,电话亭消失在了空气中。

“好吧,那请问,”坎伯特把手中的咖啡杯放在了桌子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呃,说来话长”云墨说着从卫衣口袋里翻出了梁川浪刚交给她的一份说明(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写的),递给了坎伯特。

“简而言之,我刚和他一起给太阳系换了颗太阳。”

“截止目前,那个梦里的拼图是已经拼好了。”梁川浪看着嗡嗡旋转的蓝色方块又开始了自言自语。“唯一令我纳闷的是,到在是哪位给我打的电话?Wietas你怎么看?”

显示屏“叮”了一声,针对“7”的天体扫描结果出来了。梁川浪凑过去一看,结果他当时用量子起子扫描得出的结论几乎一致。

思考是要消耗能量的,而“7”的思考所需要的能量则来自于它本身的核聚变。而问题就在于此:自我思考加快了“7”的氢核发生核聚变的速度,这导致它的寿命将大大缩短。从梁川浪初次遇见它的时候开始算起,“7”最多只能再“活”四十亿年-一算是G等恒星中的短命类型了

梁川浪曾到访过五十亿年后的太阳系,那会儿的太阳仍处于稳定期,而且Wietas也并未收到任何来自太阳的信息,这就说明那时的太阳并不存在自我意识,或者说…… 这又是一个时间悖论。

梁川浪不打算再换太阳了,毕竟替代品不好找。但他也不打算生,至少不能杀了“7”。但又不能与未来冲突……

蓦地,他想出了一个计划,一个两全其美的计划。

他可以凭借Wietas上的思维提取器提出“7”的思想,再把她转移到个新的躯体中。这样一来,“7”仍是“7”,而它原有的躯体--姑且称它为太阳好了,太阳的衰变速度便会减缓至正常水平,这样就不会干扰时间的走向,悖论就此解决!

梁川浪觉得在他正式采取行动之前还是有必要征求一下“7”的意见,不过在二人谈起正事之前,他不得不多花几分钟解释为什么自己只离开了三个小时就回来了。

在梁川浪详细解释了情况之后,“7”并未提出什么异议。在谈到躯体问题时,它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颗星球上的生命形式似乎……还不错!新躯体能是那种样子吗?】

【那颗星球就是绕着我转的第三颗。工作完成后我能去那儿吗?】

(我想当然可以。)

(另外说明一点,我不会对你的容貌进行任何干涉,它由你自己决定。)

【好的!】

(话说,你换了新躯体之后打算换个名字吗?)

[呃……可以考虑,有什么建议吗?]

(好像没有。你要是需要,我把地球文字库给你传过来。)

……

【这个名字你觉得怎么样?】

(查重率0%。地球上不会有人像你这样取名字的。)

(不过我觉得,它还挺好听的。)

她活了。

确切地说,她一直活着,只是之前只能看见虚无罢了,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感受。她受到一切,却好似什么也感受不到。但是现在她能看见黑暗。

不论如何,这总比虚无强。

接着她看见了白,在黑暗中极小的一抹白。白旁边的黑有变成灰色的趋势。她听见一声“卟哧”-像是从四周传来,又像是从她自己体内发出来的。眼前的那道白猛地放大,外界的光映射进了她的双瞳。

出于本能,她抬起左臂遮在了眼睛前,光线瞬间柔和了许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走了出去。

外界仍是一片白光,同时她还有一种异样的感受——后来她知道那是冷。

她对这具躯体并不很熟悉,仅仅走了一步半——左腿在抬起时消极怠工了,就要倒下了。

在她要倒在地上的那一刹,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身躯,没让她倒地。

另一只手把一件纺织物披在了她的身上,那种异样的感受减轻了些。

她眨了眨眼,外界的轮廓变得清晰起来了,她的身上披着件黑色风衣。

 “小姐,”旅行者的声音从她的耳畔响起。

“欢迎你重新来到这个世界。”


“新躯体总是得适应一会。相信我,因为我早也得经历的。”梁川浪帮“7”稳住身子后说。“现在感觉怎样?”

“7”张了张嘴,似乎想说出些什么,但显然她还未完全适应自己的发声器官,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看来不算太糟,多试几次就好了。”梁川浪说,“另外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趟更衣室,毕竟你不能一直只穿我这件风衣。现在你能走吗?”他松开扶着“7”双肩的手,见她又要倒下,又赶忙扶住。

“好吧,这个情况难办了。”说着他将“7”一把抱起,“我只好这样带你走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你好像比云墨轻一些啊,可能是你头发比较短吧。”

“7”在他的怀里又“呃”了一声,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

“好了。”梁川浪把“7”放下,见“7”可以自己站着了,他便收回了悬在半空的双手。“现在感觉怎样?可以自己走路吗?”

“7”点了点头,随后好奇地环顾四周,虽然她早已从地球外泄的电波中了解到了许多,比如“什么是衣服”。但亲眼看到那么多的衣服还是让她吃了一惊。“明确一下。”梁川浪一个响指,把“7”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右边的不行,左边的随意挑。”他指向左手边一排排挂满不同类型的衣服的衣架道。“应该够你选了。尽头有试衣间。”

“还有,”他冲着“7”离去的背影喊道,“记得把风衣还回来。”


“先生?”

“嗯?”梁川浪被这轻柔的女声一惊,他转过身,看见了已穿戴整齐的“7”,她的手上拿着他的风衣。

“哦真好你可以说话了。”梁川浪说着接过了“7”手中的风衣穿上。“话说回来,你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您觉得我这么穿……怎样?”

“要我说挺好的,裙子与你的发型很配,有人说过你的发型像章鱼小丸子吗?”

“还没有,那是什么?”

“一种十五分钟之后你就知道的物体。说实在的,你这么穿还挺漂亮的,从地球人和我的角度来讲都是如此。”梁川浪说。

“另外还有一点,现在我该用哪个名字称呼你?”

“新的那个好了,先生。”

“哦,新的啊……”梁川浪忽然顿住了。他现在终于回想起自己是在哪儿听见过这个声音了。

“先生您在听吗?是忘了吗?”

“并没有,只是发觉到这一切都对上号了!”梁川浪兴奋地说。“那个电话,哈,完全对得上。你绝对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幸运星,这是跨越时空的求救!”

“先生您还好吗?”“7”看着眼前的梁川浪,一头雾水。

“和你一样好!”他打了个响指。“现在一切都正常了,我可能得先请你给某位自大偏执狂——当然是很帅的那种,打个电话。再带你四处转转。最后找些人帮你弄个假身份好让你在地球开始新生活!还有问题吗?”

“所以,先生您还记得新名字是什么吗?”

“当然记得,哪怕过了一千年我也不会忘记。”梁川浪认真道。

“那么现在就该称你为--星珊灵。”

“先生,对面那个人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和您一样。”星珊灵挂断通讯后如是问道。

“因为那就是我本人。”梁川浪说。“很多事你之后-—或者说以前,就明白了。”见对方仍然一脸困惑状,他觉得有必要先跳过这个话题。

“首先,欢迎你来到Wietas。”梁川浪把手搭上了闸刀开关。

“然后下一步,”他扳下开关,蓝色方块随即开始闪烁旋转,

“直接启程!”

【完】


《维度旅行者:灵星》第四章

第四章.摘星换日

“呼哧--呼哧一一”

礁岛上凭空响起了风声。云墨朝身后望去,Wietas出现在了它先前消失的地方。

“我最后重申一遍,你无权夺去一条无辜的生命。清理行动到此为止,‘7’的事情归我负责了。这不是请求。”

“汝……”筑星师刚讲出一个字便被梁川浪打断了:

“在你准备插手之前麻烦先想一想如何才能不重蹈他们的覆辙。”

筑星师当然知道梁川浪口中的“他们”指的是哪些人。它明白,自己若要和他对着干无异于自杀。

“我给你三秒钟,说出你的决定。”

“……吾同意。”带着不甘与无奈,筑星师吐出三个字。

“很好,现在我需……”还没等梁川浪说完,二人头顶上的璀璨星空便变了样。这个夜晚最真实的样子呈现在了两人面前:一些不怎么起眼的星星簇拥着涅山的两轮明月,朦胧的星光为Wietas笼上了一层轻薄的纱。

“它就这么……走了?”

“嗯。”梁川浪推开Wietas的门,总控室里一切照旧。“说是逃了也对。走吧。”

“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先到‘7’那边,把谈判结果告诉它。问问它想去哪,趁它考虑结果的时候我们回地球一趟,和‘蓝色守望’说明好情况。最后回来把‘7’接走,如何?”梁川浪说着把手搭到了闸刀开关上。

“还行。就是你以后能不能别弄那么多转折了?”对于云墨而言,那些转折一点都不具有戏剧性,倒是更有可能使她患上心脏病。

“好吧,那以后你负责谈判。出了事我可不管。”

闸刀开关被拉下,蓝色方块开始闪烁旋转,红色电话亭从岛上消失了。

重新见到Wietas的“7”显得有些过分激动。因为梁川浪收到的第一条来自它的消息便是七个感叹号。

在把谈判结果告诉它后,二人又收到了九个“谢谢”外加十四个感叹号。

当被问到想去哪里时,“7”发来了一串省略号。梁川浪耐心等待了三分钟后,“7”的回答才姗姗来迟:

【我还没想好,请给我点时间好吗?】

(可以。你不介意我们先去别的地方办点事吧?大概五分钟后回来。)

【再会!】

(再见。)

“云墨。”梁川浪在忙着设定坐标参数时忽然问道,“你觉得把↓7’送到哪里比较好?”

“是怕它自己想不出吗?嗯……我觉得上次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就不错。叫赫伊伯星云还是什么来着?”

“克耶普。”梁川浪纠正道。“我觉得半人马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想想吧,四星系统。要不是解到时空悖论,我肯定留它在那。”

“呃,这么看来,还是让它自己想吧。”

“同意。”梁川浪扳下闸刀开关,蓝色方块开始了旋转。

“下一站地球!但愿没有人要我们写三式一份的报告。”梁川浪双手离开控制台,转身对云墨说道。

“但愿别在出岔子了。定位开了吗?”

“当然开…… ”梁川浪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他忽然转头看向蓝色方块,像是发现了什么令他疑惑的东西。

“呃,它有问题吗?”云墨仔细端详着方块,她并没有看出任何不寻常之处。

“你得用耳朵看。”梁川浪说着将右手伸入风衣口袋。“仔细听,声音不对。”

云墨仔细听去。她很快便发现,蓝色方块现在旋转时发出的声响比起“嗡”更类似于“噜”。

“应该没……天你冷静点!”在云墨震惊的注视下,梁川浪举起右手上的地质锤朝着方块敲了一下,二者的相撞发出哐当一声,声音响彻整个总控室。

“再听一下。”梁川浪淡定地收起地质锤。这次云墨只听得到“嗡嗡”了。

“它不会被敲坏吗?”

“当然不会。”梁川浪用手指敲了两下蓝色方块道。“要是Wietas挨这么一下之后就能出问题,我直接女装给你看。”

“你确定?”云墨对此表示怀疑。“你昨天还说Wietas立方不能受到任何的扰动呢!”

“只是为了不让你把番茄酱洒在控制台上罢了。”梁川浪说着又轻叩了一下蓝色方块的顶端,“看吧,什么事都没……”

一直回荡在总控室里的“嗡嗡”声戛然而止。就在声音消失的那一瞬,蓝色的Wietas立方也在同-时间停止了转动。随后,总控塞里的灯光悉数熄灭--仍在闪烁的蓝色方块除外。此刻,它就似黑暗中一缕飘忽不定的鬼火,为人带来的恐惧多于希望。

很快,蓝色方块也黯淡了下去,在零点六秒后又重新亮起。只是这一次,它发出的蓝光变为了红光。在红光亮起的一刹那,总控室的地面剧烈抖动了一下,站着的二人由于重心不稳跌倒在地。在他们起身的时候,总控室的灯光也回来了一一只不过是红光。还是带着“嘀呜嘀呜”的警报声来的。

“这又是什么戏剧性转折吗?”云墨扶着墙站起,诧异地环顾四周,不断闪烁的红光令她头晕目眩。“你想女装可以直接说的啊!”为了盖过刺耳的警报声,这两句话她都是喊出来的。

“当然!”梁川浪喊道,他把右手探入口袋努力寻找着量子起子。”当然不是!这是危险性转折,Wietas出毛病了!”

下一秒,量子起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两秒之后,除了方块仍闪着红光,其余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看上去情况不太好。”梁川浪在用起子扫描过控制台后说道。“多元时空阐析器和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仪器都坏了。目前Wietas只能时间旅行了一一而且只能回到上一个我们去过的时间点。”

“但这也不足以让它发出二级警报啊。”梁川浪瞄了眼显示屏,上面显示的是一串乱码,在用量子起子修复之后,显示屏上的“目的地”后头才又加上了三个字:“太阳系”。

“看来定位功能也不行了。云墨等我一下,我得修好它。”说着他卸下显示屏旁的面板,露出控制台里面多得吓人的机械零件与线路来。

在重启时空定位仪后,梁训浪又把拆下来的面板重新装了上去。趁显示屏上的数据还在加载时,他走到门边,一把推开了门。

门外不是地球,而是黑漆漆的太空。偶尔有几颗灰褐色的陨石从距离Wietas十几千米的地方掠过。

“呃,我们本来应该在地球的,不是吗?”

“的确。”梁川浪转过身,云墨注意到他的脸色不大对劲。”而我们现在在柯伊柏带,距离地球有六十多亿公里。”

“定位系统不是出问题了吗?这是正常现象吧? ”

“它是在我们来到这儿之后才坏的。”

“……”

“Wietas在有意避开一些东西。”梁川浪说。“之前的警报既是抗议,也是提醒。”

“关于什么的提醒?”

梁川浪没有回答。他径直走到控制台前,显示屏已经加载好了数据。

他的视线飞快地扫过屏幕上的字符,最后停留在了时间那一栏。

时间:地球历2012年12月31日

这串数字验证了他的猜想。现中的一切仍然在照着梦中的情形发展。

时间对不上,空间也有问题,假如把二者合并为四个字,那就是:

《错位时空》。

“嗨川浪,你还好吗?”云墨今天第一次见梁川浪的表情如此严肃。

“不好。”他说的是实话。“错位的时间,错位的空间,简称错位时空。云墨,这是我梦中的那首歌的名字。”

“怎么会?!”云墨不禁睁大了双眼。

“它就是这样。”梁川浪打了个响指,“我们从头到尾捊一遍。太阳有了,海与星空有了。时空错位了,我们还缺些什么?”

“太阳……等等,川浪我们见过几颗恒星了?”

“半人马座三星,再加上‘7’,四颗。”

云墨回想起了那个令她印象深刻的五体运动。“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梦见了五颗恒星。”

“这次你倒是记准了,把‘如果’去掉吧。”梁川浪轻轻叩了两下控制台,“那它会是那一颗?”

“答案显而易见。”他俯下身子,点了几下显示屏,屏幕上的图象便切换为了太阳系的二维地图,左下角有一行小字提示:天体扫描已启动。

“那一颗恒星就是—-太阳。”


显示屏发出“叮”的一声,扫描进程结束了。

梁川浪低头望去,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哦拜托,别开这种星际玩笑。。 ”他快速地点击了那个发着红光的选项,神色显得有些慌张。

“怎么了?”云墨预感到有大事要发生,而且是极坏的那种。

“你不会想知道的。”梁川浪飞快地测览着屏幕上所呈现的信息,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他关闭了屏幕,抬起身子沉重地叹了口气。

“别沉默响,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看吧。”梁川浪打了个响指,一个与蓝色方块差不多大小的太阳全息模型出现在了半空中。模型下方有一串倒计时。开始是“05:32”,下一秒便成了“05:31”。

“这是……什么?”云墨看着不断减少的倒计时,大脑里一片空白。

“Wietas扫描得出的结论是,太阳将在5分钟后发生氦闪,地球上的生物将因此全部灭绝。这就是为什么它选择在这儿降落:一-它讨厌高温,而且也不愿带着我们自杀。”梁川浪解释道。

“我们能做点什么吗?”云墨看向梁川浪,他的双手撑在控制台上,正盯着黑色的屏幕出神。

“不不不,云墨安静一会。”他朝云墨做了“嘘”的手势。“我想想办法,办法!”他开始摸弄面前的开关按钮,“地球7年后还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一一时间悖论给我一边去,休想让伊诃事件重演一遍!”

“咔啦”一声,他扳下闸刀开关,方块重新亮起蓝光,但并未旋转,随即控制台上爆出了几串电火花几缕烟雾从缝隙中钻出——控制台瘫痪了。

“(耶莫拉斯脏话)!”梁川浪骂了一句,他急忙掏出起子进行扫描。在此期间,他顺便看了一眼倒计时,还有四分多钟。

而起子显示,等Wietas完成自我修复至少得花上两分钟。

梁川浪愤愤地收起起子。“Wietas死机了。”他对云墨说。“在它完成自我修复前,我们哪里都去不了——有很多事也干不了。”

“要不你先讲下计划?”

“还没有想出来。”他叹了口气,走到控制台旁,低下头盯着黑乎乎的屏幕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给我点时间。”

很快太阳就要氦闪了,地球即将毁灭,然而七年之后它还好好的,说明我成功救了它……

终止氦闪是不可能的了,它肯定会爆炸。若想救下太阳系只有移走太阳,可一旦失去了太阳人类必然灭亡,拿什么代替太阳?

第五颗恒星……恒星?恒星!

“哈,绝妙的计划!”梁川浪忽然抬起身,把云墨吓了一跳。他兴奋地打了个响指:“史上最大胆的一个!前提是

——”他忽然露出失望的表情:

“我们得有两台Wietas。”

就在下一秒,门外的太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色光团。待刺目的白光散去,两人望向光团出现的地方,他们看见了一台红色电话亭。

梁川浪仔细端详了一会它的外形,随后不禁瞪大了双眼。

他非常确定,那台红色电话亭是一艘里面比外面大的飞船。

简而言之,那是他的Wietas。

梁川浪幡然醒悟:自己的Wietas忽然被传送走与筑星师完全无关,它是为这事才来的!

“这怎么回事?”云墨惊奇地注视着门外的Wietas。“两台?”

“没错,两台!”梁川浪快活地说道。“确切来讲是同一台。门外那台就是我们在岛上丢的那一台。其实它根本没丢过,早知道我就不这么骂筑星师了。Wietas上装了时间悖论解析仪,如果它不回来,地球没了,时间就会产生悖论甚至崩溃。这就是为什么它会回来,还有问题吗?”

云墨瞥了眼倒计时,还有四分零五秒。“时间不多了,你的计划是什么?”

“想象一下”,梁川浪从口袋里拘出一个电灯泡,举着它在云墨面前晃了晃,“这个是太阳,还有四分钟爆炸了。如果它炸了,玻璃碎片会让太阳系变成二氧化硅仙人球。已知它注定要爆炸,但如果直接把它移走,太阳系会因为引力失调等种种因素变成炼狱。总而言之,移走太阳后还要找个替代品。”

“但用什么替代?我是说,没有两颗同样的恒星,太阳是无法被……。”

“那你小看筑星师了。灯泡坏了就得换一个相同规格的。”他的左手上忽然又出现个电灯泡,看上去和他右手上的一模一样。“筑星师常常会造几个备用品替代劣质造物,而它们除了寿命,其余指标完全相同,我们完全可以找一个备用太阳!”

“备用的太阳就在七千年前的创生之柱。”梁川浪收起了灯泡,“我们需要的是‘7’。”

“但是你……”

“什么时候知道的对吧?趁着你发愣的时候我给它做了个扫描。得到的结果是,它与太阳完全一致。”

云墨轻轻发出一声惊叹。“那我们怎么换太阳?”

“得先确定两颗星星的物质频率,匹配为量子态,再利用两台Wietas于两者之间开一个双向时空虫洞,把太阳和灵星互换位置。我需要你开着门外那台到太阳附近——幸亏你会驾驶它。我去找灵星,跟它谈谈它的去处和太阳系的事。好了,快上Wietas,上去之后记得打开视象通讯。到时候我们得同步启动一些装置,理解?”

“理解。但我怎么上去?”云墨估计了一下两台Wietas之间的距离,大约有二十多米。

“我有一些紧急按钮用于传送。”梁川浪说着摁下控制台上的一个红色按钮,“比方说这个。”

几秒后,梁川浪对面的Wietas打开了门。云墨朝他挥了挥手。随后她把门关上,没过多久,那台Wietas便消失了太空中。

“那么现在,”梁川浪关上门,转向控制台:

“是摘星换日的时候了。”


云墨开走的那台Wietas此刻正在太阳大气层上方160千米处以光速的45%绕太阳旋转。由于内外空间的物理场不同,内部的云墨并不觉得头昏。此的的她显得有些焦虑,不断敲击着控制台的边沿。总控室中的倒计时已降至两分零一秒了,而梁川浪却仍未接入通讯。

“哈喽云墨在听吗?”梁川浪的声音忽然响起。云墨急忙走到显示屏前:“‘7’的事情谈妥了?”

“不然呢?”屏幕中的梁川浪打了个响指,“现在准备摘星换日。”

“摘星换日?你给这个行动取了名字?”

“对啊,挺不错的对吧。行了,如果太阳系毁灭是宇宙的选择,那它应该明白自己选择题零分。看见你左手的蓝色旋转开关了吗,把它向右转到底。”

云墨照做了。“然后呢?”

“你可以什么都不干了,现在两台Wietas控制权都在我手上了。”梁川浪说,“我得先把速度调为光速,呃,右手边的那串红色按钮可能还要你帮忙摁一下……”

待一切准备工作都完成后,两人只剩下了二十二秒。

“完成之后,太阳会来到‘7’现在的地方。‘7’就成了太阳。我会和它一起过来,Wietas会把你送到我这台Wietas上,所以不用担心。”“嗯,还需要我干什么吗?”

“你得和我同时启Wietas,”梁川浪说着握住了闸刀开关,云墨也这么做了。“我会先进行倒计时,时间一到,同时启动。”

“明白。”

“顺便问一句,饿了吗?我叫人帮忙点了章鱼小丸子。另外此情此景我挺想喊个口号的……”

“口号过会再喊。还是先准备倒计时吧!”

“现在,倒计时三—-”云墨紧紧地握住了闸刀开关。

“两--”

倒计时显示还有十五秒。“幺一一”闸刀开关被扳下,蓝色方块开始闪烁旋转,两台Wietas在同一时间启动了。

“——Geronimo!”

第四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