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星離子_Liz

Can you please give some more power to me

Don’t stop coz you’ve been chasing around

逐魂

源海处在夜色里,不是罗杉喜欢的夜。比起夜,他更喜欢晨曦。

浪一次次拍打在往生堤上,在天地之间唱着那永恒的、单调的曲子。堤岸上的灯塔向海面投去光柱,和着海的节拍,一遍又一遍地划过海面,以及刚启航的源体和他们的小船。

罗杉抬头望向夜空,天上密密麻麻地缀满了星,数以千计的光点让他感到头昏,又将目光收回。


罗杉走进灯塔,回到他的办公桌旁。在把填写好的源体登记表发送给域之后,他便关闭了量子全息屏从信息处理器边上的一叠文件的最底层抽出一张写满文字的纸来,借着灯光看了起来。

那是他的辞职报告。

作为一名守原者,他听从神的指令,在往生堤上引导源体,渡过源海,到达所谓的另一端-往生。这项工作需要足够的耐心,而罗杉的耐心,只足够他从七亿个日夜前坚持到今天。

罗杉有点痛恨神,祂把自己的寿命定得太长了,大概有1/5个筑星师的生命长度了。而这就意味着,在自己终结之前,要独自再在这儿度过空虚的二十亿年。一长段漫长又平淡的日子。这使他有了辞职的念头。

也许他可以申请调去秩序天平,在之后的岁月里找点刺激;或许去造物信息部,云墨和洛彻晓会很高兴有新同事的;时空管理局(STA)貌似也是个好去处,只可惜那儿的未来史书库被炸毁过一次,他不希望自己会非自然死亡;兴许可以学习一下那个维度旅行者,穿梭在各个维度之中。作一个浪客。

罗杉把纸对折好,放入自己的上衣口袋。他准备好迎接新的后半生了。


第二天的上午是个晴天,罗杉喜欢的那种晴。

域照例又给他送了一位源体。来者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在源体里属于年轻的那一类。此刻,他们漫步在往生堤上,少年在温润的海风中听着罗杉扯闲话。

“…要通往你的下一世,你就得自己穿过这片源海。友情提示一下,能在海的另

一边欢呼的人可不多。所以珍惜你面前的这一切吧,毕竟你也得趁早启程了。”

“包括你吗?”

“嗯?”罗杉被问了个猝不及防,“什么?”

“要珍惜的这一切包括先生你吗?”

“理论上并不包括,毕竟我也只是一个小人物。不过倒过来说,我倒得珍惜你,明天我就辞职了,你就是我遇到的最后一个源体了,差点忘了,你怎么称呼?

“白羊。”

“本名吗?”

“差不多。”

“那好吧,白羊,请你记住,到了另一端后,你会忘记这一世的一切,所以有什么一直没有答案的问题,抓紧问出来好了,我尽量给你满意的答复。”

“夜的尽头是怎样的景象?”白羊迅速接上话莲。

“夜的尽头?”罗杉被问住了,“你去过那儿吗?”

“只是向往罢了,我只是觉得那儿,有我存在的意义。先生,您想过您是为什么而活的吗?”

罗杉哑然,而白羊也没追问。


白羊的小舟应该还没走远,自己还有追上的希望。

他找到了自己的意义,自己的灵魂,而最后的一片灵魂,他需要他。

船揭开海面的轻纱,在罗杉喜欢的夜里,一个人在汪洋中逐魂。

.完.


写在后头:

其实这是我上上周的语文作业……

不过本作的确归入《宇宙往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