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星離子_Liz

Can you please give some more power to me

Don’t stop coz you’ve been chasing around

《维度旅行者:启程》第二章

第二章.奈洛兰的的逃亡者

“奈洛兰,位于NL1516号宇宙…...奈洛兰人天生便具有心灵连接能力,维度之战时,空间领主进攻奈洛兰星。在侵略成功后,便在奈洛兰星上建立了基地…...维度之战末,空间领主撤离奈洛兰,‘世界之翼’趁火打劫,将奈洛兰星划入了自己的版图中,并大肆抓捕奈洛兰人,将他们运用到伽塔维的‘黑巷’用于生物实验…奈洛兰现已独立,正处于稳步发展中…...奈洛兰的‘澜幕’实属宇宙奇观”-《维度旅行指南》


伽塔维,诺格伊尔区

如果要用伽塔维最常出现的犯罪词汇来定义今天各个区域的话,诺格伊尔区绝对是“非法闯入”的最佳选项。因为就在40分钟前,一个耶莫拉斯人不请自来,并把他的电话亭丢在了这个区的某条巷子里。而现在,诺格伊尔区又迎来了一位来自奈洛兰的不速之客。


伽塔维的冬风掠过街道,水冷的气流刮痛了少女的面庞。她将头在兜帽下埋得更深了,那股寒意略微减轻了些,但空气中的那股霉味仍未放过她。

云墨在逃离前就想过呼吸罩的问题,可惜时间太仓促,她并未拿到它。现在她只能选择继续向前走。她也考虑过自己逃出来后要去的地方,只是现在在这儿想搭跃迁船去奈洛兰显然不切实际,况且“世界之翼”的人还在追捕她。

想到这儿,云墨又感受到她脖子后面装着的神经抑制器了,她大部分时候都在竭力忘记它,但每每想到“世界之翼”这个词时,脖颈后总是有异样的感受。

她强行止往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加快了行走的步伐。当她路过一条小巷时,正在小巷里抽烟的一个男人向她扫了几眼。云墨没把这放在心上。毕竟在伽塔维,性别比例有点失调。

可是她不知道,那个男人装了一对电子仿生义眼。机械义眼里的摄相头捕捉到了她的脸部特征,在经过一系列对比后,男人得到了最终的结果。

“诺格伊尔区,‘灰目’报告:发现目标:云墨。目标正在艾里顿街上移动,申请对目标实施抓捕…收到。”

小巷中,“世界之翼”安保部第三中队成员-—“灰目”帕特内克•塔隆瓦将烟掐灭,随意地将烟蒂丢在了地上,转身走出了这条满是垃圾的巷子。


诺格伊尔区,米鲁顿街,勃朗巷

与别的小巷子相同,勃朗巷同样有着脏肪的环境,这也使得巷子里的电话亭更加显眼了。万幸的是,即使在未关门的情况下,Wietas的感知屏蔽系统仍在运转中,街上的行人都是匆匆路过,甚至不屑于往里而瞟一眼。

不过嘛,如果真的有陌生人需要帮助,Wietas也不介意现个真身。


云墨感觉这一路上有人在跟着她。

她不敢回头去看,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那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可惜,事实总与幻想背道而驰。

云墨在一个分岔路口前稍稍停留了几秒,她之前尚且能略微听见身后微弱的脚步声,但在这几秒内,只有令人恐惧的寂静。

也许只是普通的行人… 她自我安慰道,但这么做用处不大。

她选择了左手边的路口。街道上的标识牌上显示,那个路口通往米鲁顿街。在左转的时候,她悄悄地向自己之前站着的地方瞄了几眼。她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就站在自己先前站着的地方的不远处,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

那是猎人对猎物的笑。

云墨赶忙收回了视线,心中一沉。她明白自己被盯上了。她希望幸运还可以站在她这一边,而不是“世界之翼”一方。


当二者距离缩短到15米时,帕特内克觉得,是时候该动手了。

他迅速抽出一直藏在外套下的神经铳,对准前方的女孩扣动了板机。对方反应更快,麻醉弹以几厘米之差被她躲过,随后便加快了逃离的步伐。

帕特内克给神经铳重新装了弹,再次对准,开了第二枪。

云墨奔跑在街道上,不时转头向两边张望。可惜她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些死胡同,看来想要快速摆脱对方是不可能了。

帕特内克的第二枪正中目标,但离他预期的还差一些。

云墨的左臂传来一阵刺痛。她低头一看,神经铳打出的麻醉弹击中了左臂,她忍痛拔出那颗子弹,它尾部的澄黄色液体已经全部注入了她的体内,没有一滴剩余。几秒之后,云墨便感知不到她的左臂了,所幸这支子弹里的麻药药劲不强,自己仍可以正常思考,只是感觉有些昏沉罢了。

但恐惧依旧萦绕在她的心头。

帕特内克正欲开第三枪,但就在他扣动扳机的前一秒,他的视线中凭空出现两个红色的404警告。

帕特内克被这突发情况怔住了,手指没有及时扣下扳机,只是轻轻搭在上面。

帕特内克心生不妙,这是那对从未出过事故的机械眼要宕机的征兆。他尚未做好心理准备,铺天盖地的黑暗便将他吞噬。

他成瞎子了。

云墨听见身后传来男人恶毒的咒骂,第三发子弹也没有出膛。

看来对方暂时放弃追击了,她逃离的机会来了。

可惜天不遂人意,麻药的药劲上来了。

云墨感到四肢开始变得沉重,想操纵它们移动变得艰难起来了。头脑也愈发昏沉,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睡着。每眨一次眼,眼前的街景便变模糊一分。

为什么一定是在这个时候?她在心里问自己。

没有回答。

空气中的霉味似乎消失了,原本猛烈的冬风也变得温和起来,寒冷不再,身边的一切好像都十分温暖。

要倒下了吗?云墨闭上了双眼。

现在不行!!!

脑中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惊得云墨猛地睁开了双眼。

不要问“你是谁”这样的问题!!这个你之后会知道的,别做无谓的寻找!

那个声音以极快的速度讲完了这段话,待云墨那几近罢工的大脑解读出意思后,那个女声便立刻讲了下一段话:

抬头!看到你前面的那块路牌了吗?写着“勃朗巷”的那块?看清楚了吗?没有的话就继续往前跑!在我说“左转”的时候就往左转!不要放弃!

讲完这段话后,女声消失了。

云墨选择相信她。她自己继续向前,每走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勉强移动那好似灌了铅的双腿。

空气里的那股霉味又回来了,寒冷也再次包裹住了她。移动貌似也没有这么艰难了。

大约向前走了三十米,那个声音又回来了:

左转!

云墨冲进了左边的小巷。在堆满垃圾的勃朗巷内,她见到一台没锁门的红色电话亭待在巷子中央。

拉开门进去,小姐,别问“它这么小怎么可能装得下我”之类的蠢问题!

云墨照做了。待她进门之后,电话亭的门便自动锁上了。进去后的第二十秒,麻药的药劲又回来了。

在陷入昏迷前的最后一刻,云墨望着Wietas的控制室,喃喃道:

“这里面怎么可能…...比外面大?!”


在乘客陷入梦乡后,Wietas立刻解除了对帕特内克双眼的控制。并带着云墨移动到了720光年外的一处星际尘埃中。待恢复视力的帕特内克怒气冲冲地带着援兵把诺格伊尔区翻了个底朝天之后,Wietas才重新回到它之前停着的地方,一切好似没有发生。

只不过这一次,Wietas自己锁上了门

第二部分.完.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