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星離子_Liz

Can you please give some more power to me

Don’t stop coz you’ve been chasing around

《维度旅行者:启程》第五章

第五章.启程

“赛博特•A•谢非留斯:安古诺特人……‘世界之翼’的创建者,其创办的‘赛博四号’计划意图清除数个星系的有机生命……有传言称,是那位著名的旅行者粉碎了他的邪恶计划,笔者在此无从考证……”——《黑色人物志》

【本文引用已取得原作者授权】


“世界之翼”的总部大楼设立在安古诺特星的首都中心。站在高处看,那座充满科技感的尖顶大楼与它周围的空地以及矮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楼前的广场地面上印刷着“星球与羽翼”,那是“世界之翼”的标志。

以总部大楼为圆心,半径一百米为半径画圆,这个圆中没有任何平民建筑,只有六个白色半圆建筑,它们平均分布在大楼两侧,一侧三个。“世界之翼”沿着圆的边立了一圈电浆防护网,大楼里还准备不少安保措施用于防范外来敌人的入侵。

总部大楼除去底下的地堡,统共四十七层,“世界之翼”创始人赛伯特的办公室在第四十六层。里面的陈设看着比较朴素古老,不过都是价值上千万的东西。

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站着一个男人,看上去有五六十岁了。但他其实做过基延手术,实际年龄大概已经超过一百二十岁了。

赛博特撑着他那根从不离身的手杖,透过那两扇巨大的防弹玻璃窗看着窗外。目光在地上来回移动,不知在寻找什么。

办公室里突然响起“呼哧呼哧”的风声。办公桌上的那一叠很少被使用的白纸被凭空出现的风吹得七零八落,最后飘落在地毯上。

Wietas到了。


“先待在里面,我需要你的时候会叫你的。”梁川浪对云墨说完这句话后便走向了门。

“抱歉了老兄。”梁川浪推开Wietas的门,看见满地的白纸道。“您应该知道的,我一般不走正门。”他把Wietas的门锁上。

“你应该知道,我只用按一个按钮,就会有人过来把你抓走。”赛博特的语气非常自然,他的右手大拇指搭上了手杖上的警报按钮。下一秒,伴随着几朵电火花,赛博特急忙松开了手,手杖掉在地上,那个按钮发出了几声“噼啪”。

“那您也应该知道,我只需按一个按钮,就能让您的计划泡汤。”梁川浪抖了抖手上的量子起子。

“把身子转过来,往这儿走两步,对你的关节炎和肩周炎,以及老寒腿有帮助。”

赛博特转过身,一眼便看到梁川浪拿着他放在办公桌上的一瓶酒,看样子梁川浪刚刚才把瓶盖打开。

“年轻人,那瓶酒价值八百万。”

真好又一个叫我年轻人的,都没有听过“人不可貌相”吗?梁川浪在心中开始吐槽。

“这样啊。”梁川浪把瓶子倒了过来,里头的棕色液体全“哗啦啦”地流进了铺在地板上的地毯,地毯很快湿了一大片。

“这瓶酒别想让我赔。”梁川浪把瓶子重重倒扣在了办公桌上,“伽塔维的损失费也别问我要。”

“那么你乘着那架可笑的电话亭过来只是为了这事?”赛博特语气极度轻蔑,“‘黑巷’的负责人告诉我,有个人在那大闹了一场,乘着红色电话亭走了。我本还打算因为这番奇怪言论炒了他,不过现在还是算了。”他干笑了两声。

“讲话客气点,我是来和你——赛博特,这个一百三十六岁的毛孩子谈条件的。”

“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实年龄的?”赛博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惊慌。

“一颗博学多汁,我是说多知,的芥末章鱼小丸子告诉我的。”

“那你又是……?”

“一个只活了八百多年的旅行者罢了。至于我的真名你不必知道。”梁川浪走在了赛博特的椅子上,两腿则架在了桌子上,双手交叉在胸前,盯着寒博特道。

“那么来吧年轻人。”梁川浪又重新站起身,那个姿势弄得他不大舒服,“我的条件很简单。”他打了个响指:

“放掉你们手上全部的奈洛兰人,撤走你们在奈洛兰上的军队,并保证不会再次侵略奈洛兰。”

“如果不呢?”赛博特反问。他从未听闻过眼前这个人的任何生平事迹,现在仍认为梁川浪只不过是个有一点高科技设备就不知天高地厚还爱讲大话乳臭未干的傻小子罢了。赛博特现在决定好好陪他玩玩。等自己玩腻了,就先把这个家伙关在地堡里,再找时间把他处理掉。

因为对方看着有点神经质,赛博特打消了把他列入项目的想法,他可不想弄出个残次品来。

“不干的话那我得采取强制措施了。”

“我理解了,不过年轻人,我得提醒你,和我们作对不是个好想法。”赛博特故意长叹一声,“许多敌人都被我们击败了,比如说斯特隆人,鲁昂人,西曼人。”说着他把手杖捡起。

“就在几个月前,出于某些迫不得已的原因,我们炸掉了一颗星球。那颗星球很美,但我们还是干了这事,因为它上面的人就是不肯服从……”

“别再讲废话了。”梁川浪敲了敲桌子,直觉告诉他再拖下去会出大问题,“最后给你十秒讲话。还有今年是第几年?”

“时间标准历的2049年。另外那颗星球的名字你可能知道。”赛博特故意停顿了一秒。“它就叫……”

“伊诃。”梁川浪的声音意外的沉重,眼神有点涣散。原本紧握着起子的右手也松劲了。

趁着他愣神的那一瞬间,赛博特举起手杖,向着他的后脑勺使劲砸了一下。

为什么是伊诃,为什么是我?

昏迷前的几秒里,这两句话在梁川浪的脑海中反复回荡。

 “伊诃星……此行星于时间标准历2049年9月3日遭到毁灭性打击。星球爆炸……伊诃文明毁灭。”——《宇宙文明史》

【本书为2059年版,笔者的引用已获得未来史书库授权】


总部大楼,地堡,监牢

梁川浪自己也很难讲明白他到底是怎么醒来的。可能是被守卫扔在地上痛醒的,也可能是地板太凉冻醒的。

他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是睁眼,接着他懊恼地发现,云墨也在这儿。见梁川浪醒了,云墨便想把他扶起。梁川浪拒绝了她的帮助,自己站了起来。

“不是让你待在Wietas里别出来吗?怎么每个人都不听我的话?”梁川浪的脸色不大好看。

“你出去之后,Wietas帮我打开了外部监控。你的谈判过程我全看见了。看见你被一棒子敲昏了,我就从Wietas里出来试着帮你……”

“结果显而易见,你失败了。当然我也搞砸了。现在是两个人被困在这傻乎乎的地方了。”梁川浪开始掏口袋翻找自己的量子起子。赛博特等人可没这么傻,他们已经把起子收走了。寻找无果后,他抬起头叹了口气。

“好了女士,现在我决定要在这度过余生了。”梁川浪倚在了一侧的墙上,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拯救世界的游戏结束了,我不玩了。”

他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云墨,但她的脸上不见半点愤怒。

“拜托了云小姐你刚那股子横劲去哪了?当成废品卖了吗?”梁川浪变得激动起来,“干点什么啊,打我啊?!做点什么啊?!”

“告诉我,伊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梁川浪很确定这是个陈述句,云墨的语气很轻松,但却让他感到格外的愤怒。

“你在威胁我是吧?勇气可嘉啊小姐。”梁川浪“呵”了一声,突然就激动了:“我是个领主,小姐,维度领主!我只需要打个响指就能让你的奈洛兰灰飞烟灭!就像——”

梁川浪说到这儿突然呆住了,后面那四个字卡在声带中,他吐不出,也咽不进。

“伊诃一样。”

“……对。”梁川浪的语气缓和了下来。那个噩梦此刻又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讲出来吧,你也许会好受些。”

她是对的。理智说。讲出来吧,这对你有好处。

梁川浪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开了口。

“云墨,你听说过未来史书库吗?没有也没关系。你只用知道,这个史书库里收藏了很多记载各个文明历史的书籍就行。”梁川浪的语速很快,“我在几个月前去过那里一次,那会是2059年,你懂的,Wietas可以时空旅行,时间一直是个问题。然后我在一本书里看见了伊诃,上面写到它在2049年毁灭。”

“后来我想用Wietas去别的地方,结果定位和引擎都出了问题,离目的地差了五六十个宇宙,时间也对不上。”

“你到了伊诃。”

“对,但当时我也不知道那是伊诃。我就打开了Wietas的门。那会的时间是晚上,天上有两个月亮,还有星河,四周是草地,真的很美。”讲到此处,梁川浪的语气都舒缓了一些。

“接着意外发生了,一道白光。他们引爆了反物质炸弹。爆炸之后,伊诃连着上面的五十七亿人都不复存在了。”

“天啊!”虽然云墨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因为那个骇人的数字惊呼声。

“对,五十七亿。”梁川浪用颤抖的声音重复了一遍。

“我无法拯救他们,因为结局已经注定,如果我选择拯救,会引发时空悖论的。”

她能理解那种只能眼睁睁看着数亿人在自己眼前丧生,而自己什么都不能做的绝望吗?

“我活了八百多岁了,拯救了数万个星球。但这一次,我只是一个可悲的见证者。我无法给他们第二次机会。”梁川浪把头埋下。

“然后我开始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拯救他们了。我开始质疑自己曾经的做法。万物终有一死,我只不对延长了它们一点生的时间罢了,还是用我自己的时间换的。我甚至想过之后去享受一把夺走他人生命的快感,比如炸掉几个星系看场烟花。但是,但是…… ”梁川浪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我做不到!我连这事也做不到!”

“之后我选择了拒绝二者,不再拯救,也不去毁灭。就当个不清醒的醉鬼,度过自己的漫长的余生就好了。”

但这样并没有让他过得舒坦。每一夜,Wtetas的控制室都会有一个迷茫的维度领主,被他自己的噩梦惊醒。

“但,伊诃的毁灭并不是你的错。”

“从混沌学角度来讲,你也得负责。”

“之后我们还要负责更大的,奈洛兰要毁灭了。”

“什么?”梁川浪抬起了头,“他们没有任何毁灭它的理由啊?!”

“你昏迷的时候,那个老头子把计划告诉了我。他将使用由奈洛兰人组成的神经网系统,将自己和部下的意识上传到机器中。世界之翼将变成一支全副武装的机器人大军,他们将横扫数个星系。”

“他们应该还会把那些占领的星球上的幸存者抓来改造成他们的一员。但这又与我有何相干?”梁川浪反问。

“就在我们谈话的工夫间,赛博特的神经联网系统已经要建立好了。很快他们就会展开针对其它星球的入侵,无数人的家园将扬起硝烟,这就是他们的未来。”

“一个没有未来的未来。”

枪声,炮火,还有那一阵硝烟……

“你是惟一一个有能力阻止这一切的,但你仍然选择了旁观。”

云墨把头转向另一边,悲伤似潮水般涌上她心头。

梁川浪仍站在原地,脑中不断回响着云墨那句“一个没有未来的未来”。


未来,未来,未来,它的特点是什么?

不确定性!它不是一个定点!

这意味着它可以改变!这个结局不是注定的!

你也不注定要一直颓废下去!

“我拯救他们,是因为每个生命都有独特的意义。”这话可是你自己讲的。你的意义绝对不是站在这看生命的消逝的!

你可以给这些文明第二次机会!

实际上,是这些文明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领主的心中,某块被冰雪覆盖数个月的地方解冻了。

“我就知道你会挺过来的。”理智用梁川浪自己的声音说道。

“总是如此。”

“那现在,去做你最擅长的事吧。”理智讲完后,消失在了潜意识中。


“梁川浪,我恳请你……”云墨转过身,试图做最后的努力。在她回头的瞬间,梁川浪成功解开了风衣上的最后一颗扣子,对他来讲,扣了扣子的风衣总是有点紧。解开后他觉得轻松多了,正如他的内心不再为伊诃的事所困扰一样,感到了久违的自在。

“不用恳请,荣兴之至。”那是极其坚定的声音。

“你的意思是……?”云墨有点没缓过神来,梁川浪貌似一下子变得正经了。

“当然是拯救那些即将被侵略的星球啊。”梁川浪打了个响指,“不过首先要打开个这扇该死的门。”

“可是你的起子不在这儿……”

“那是目前。往旁边站一点。”梁川浪向云墨摆了摆手,“现在倒数三个数,三,两,幺!”

两人头顶上的空间中突然凭空出现一个发着白光的棍状物,待白光散去,量子起子落下,被梁川浪单手接住。

“看吧,这不就来了?”梁川浪快活地说道。“幸亏我及时设置了定时传送。”

几秒之内,量子起子便将门打开了。

“那个小滑头现在会在哪儿呢,这可是个问题。”梁川浪又开始了自言自语。他走出了监牢,看了眼外面的走廊,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空空荡荡的。梁川浪注意到了走廊一侧有一块显示屏,上面显示着“3:03”,下一秒便成了“3:02”。他推测这就是那个神经网系统完全建成的倒计时。

“看上去我们时间有点紧啊,电梯在哪儿?”

“应该在左边。”

“还有这儿总共有几层?”

“嗯……”云墨的思绪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咚咚”声打断。走廊的左侧出现了一个安保机器人,还未等它采取任何有效措施,梁川浪便用量子起子控制了它的系统。

“安全协议一号,你们这个寒碜的地下小土楼有几层?数据中心在哪一层?”

“八层,第五层。”机器人老实地回答道。

“谢谢你铁脑瓜,祝你的CPU烂掉。”梁川浪绕过机器人向前跑去,风衣的下摆抖动着,云墨紧随其后。

不出梁川浪所料,电梯被系统锁住了,不过在量子起子的帮助下,二人轻而易举地进入了电梯并将其启动。

“咱们兵分两路。”梁川浪说着把量子起子递给了云墨,“你去五层,帮我找到数据中心,可能还可以顺便救下几个人。”

“哦对了。找到中心之后记得用起子打开有声监控系统,只要第八层监控的就行了。”梁川浪说着又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手表,“隐形手表,往旋钮那儿一拧,你就可以真正地在物理层面上隐形。为了防范一些敬业的保安,我建议你还是戴着它比较好。”

“那你呢?”云墨接过手表,戴好后看向梁川浪,对方不慌不忙地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长得像螺丝刀的东西。

“量子螺丝刀,功能比起子少多了,不过它能拧螺丝,勉强能用。”梁川浪介绍道,“开了监控之后等我消息,哦,五层到了,小心一点。”

“知道了。”

云墨走后,电梯里只剩下了梁川浪一人,他整了整衣服,耐心地等着电梯停下。


“各位先生们,请上交你们的武器以及……怎么又只有我一个?”电梯门一打开,梁川浪便拿着螺丝刀跳了出来,前方却仍是空无一人的走廊,他悻悻地闲了嘴。这有点反常了,一个保安都没有。梁川浪这么想着,打开了走廊尽头的密码门。

门背后是一间巨大的球形房间,一列台阶从门往底下延伸至另一端。天花板上装了许多投影灯。除了那一条小而窄的走道,房间的地面全部站满了机器人,身上插着几条电线。它们的形状与一般的安保机器人并不相同,更像是人类穿了中世纪的骑士盔甲,然后在头盔的眼睛部分钻了两个洞,再安上了汽车探照灯。它们的头上焊了一个齿轮状的玩意,远看像头上长了朵花。


“哦真好又是机器人!”梁川浪向前走了几步,门在他身后合上了。

“讲实在的我不喜欢它们,主要是幽默细胞数量为零。是哪位天才想在这儿开机器人联欢会?”梁川浪说着用已经启动了的量子螺丝刀敲了敲右手边一个机器人的外壳,二者的碰撞发出了清脆的金属敲击音。

“钛合金?”

“正是。”梁川浪左侧的机器人群中走出一个男人,“年轻人,你来这儿是个错误的选择。”

梁川浪没有回头。

“不说两句吗,年轻人,你可不像是这么沉默寡言的人。”男人走向梁川浪,地板被他踩的咚咚响。

“那么,您是想听您好,现在看上去只有三十岁的赛博特先生,还是,”梁川浪突然转身,手中的量子螺丝刀直指对方。“您好,机器赛博特先生?”

两人对视着,机器人赛博特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

“好了赛博特先生,您的计划到此为止了。神经网系统将被暂停,另外您的机械音模拟得很像人声,仿生皮肤也不错,可惜它们没有。现在,尽管恐惧吧。”

听了梁川浪这话,赛博特非但没有表现出恐惧,反道干笑了几声。

“年轻人,本来还以为你有点实力的,可惜,呵,你都说了,我是个机器人。”赛博特冷笑着说。

等下,如果他是个机器人,这说明系统已经建立完成,那串倒计时……结束了。

正在两人僵持之际,房间的广播响了:

“上传完毕。”

啊哦这可不妙。

“好了,年轻人,该结束这一切了。”赛博特打了个响指,房间里的机器人纷纷闻声开启,它们的眼睛发出幽幽蓝光,身上连着的电线脱离机器人的主体,掉在地上。

“现在该谁恐惧了,年轻人?”

“这个不清楚,但你别模仿我的动作啊。”梁川浪身边的几个机器人开始向他靠近,他警觉地举起了量子螺丝刀,但还未等他启动,一个机器人一把抢过螺丝刀,然后“咔哒”一声将其掰成了两节。

“拜托啊傻电脑,我又没用它敲你。”梁川浪无奈地笑笑。


“年轻人,你真的不担心你自己的安全吗?我随时可以让它们……”

“我懂我懂,让它们把我干掉,然后和你去侵略各个星系是吧?”

“就这?”

赛博特开始怀疑对方的大脑是否还健全了。

“年轻人,看来我得为你展示一下了。”

“全体立正!”赛博特朝着机器人群大声喊到,一下子,全场的机器人全部都忠实地执行了这项命令。包括几个正在靠近梁川浪的,它们也全在原地立正了。

“其实吧,你们都是联网的,而且你又掌握着最高控制权,理论上你动一个念头它们就会乖乖站好,难不成是声控?那就太老套了。”梁川浪完全没有被这种小花招吓到,转而开始了对对方的吐槽。

“我想这些铁壳子里都是你曾经的部下吧?”梁川浪伸手拍了拍一个机器人的脸,“不过现在对你更忠诚了是吧。你移除了情感?”

“正是如此。”赛博特答道。他突然又觉得这个穿风衣的青年还挺有趣的,趁着火箭燃料还在加注时,自己陪他耍两下打发时间也挺好的。

“不过看上去你可没有对自己这么做。当然,当首领的必须与众不同!”梁川浪凝视着赛博格的脸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你会披上仿生皮肤。”

“年轻人,其实我更好奇一点。”赛博特一挥手,身边的机器人纷纷让道,“你为什么要来这儿,而且确定可以在这儿找到我?”

“哦对是的是的!”梁川浪鼓了个掌,然后高高举起自己的双手,示意对方自己没有拿任何武器,“看见了吧,这样子咱们两边就公平多了。顺便一提,我就是这么确定可以找到你。”他迅速地把手放下。

“现在,我对你没有任何威胁,我们何不愉快的聊会儿天?这就是我的目的了。算您发发慈悲,别让我一头雾水地重,呸,离开这个世界?”

“行吧。不过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的小女朋友去哪了?监控没有找到她。”

“我让她先走了,你当然找不到。还有声明一下,她不是我女朋友。现在是我的回合了,简述一下你的计划吧。”

“我曾经……”

“停停停!”梁川浪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十分的简述题你是零分!”

“可是我还什么也没……”

“现在负十了。”

“算了我帮你简述吧。首先,你老了,基延手术也无法改变,拜托,看你那对浑浊的眼珠就可以判断出你比看上去老得多。为了继续保持地位,你开始追求永恒的寿命,而成为机器人就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只需要保存好意识,爱怎么活都行。但怎么才能上传意识还是个问题,于是你想到了奈洛兰,之后又干了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事,现在成了这样子。为了防止部下叛变,你还上传了他们的意识,剔除了情感——当然可能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些。那朵银色齿轮花就是情感抑制器吧。之后你还可以上传更多人的意识,壮大你的永恒军队,而这一切需要侵略与毁灭,真是个傻乎乎的邪恶计划。那么现在!”梁川浪打了个响指:“怎么去侵略?它们又不能飞,而且这点人太少了!你们的飞船,原来如此!”又是一个响指:“那六个白色半球体!它们是你的秘密发射基地,而你的人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好了!”梁川浪向上往那些监控处在的地方瞟了几眼。他高兴地发现,那些探头都把摄像孔对准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年轻人,我很佩服你的推演能力。”赛博特的脸上看不出一点佩服的样子。

“那就先给我佩服着。第二个问题:奈洛兰人去哪里了?我猜是第五层的数据中心。神经网系统也在那。既然上传已经完成了,那奈洛兰人对你也就没有用了。现在即使救走他们也没有任何问题对吧?”

“没错,你又猜对了。”赛博特的声音变得冰冷,“我给你最后的机会,讲完你的遗言。”

“那么我们谈谈电脑吧。那些连芥末章鱼小丸子都会用的东西。那些防火墙和密码干什么吃的?只需找准一个合适的时机,把手上的东西找一个接孔接进去就成了!”梁川浪把手伸进了风衣的右口袋,“然后所有的秘密都出来了……”

右口袋里传来“嘀嘀”两声。

“包括解除抑制器的密码。”

梁川浪抽出藏在口袋里面的U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插入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机器人——那一个被他敲过的机器人后颈部的接口。那个机器人立刻开始了抽搐,紧接着是两个、三个,几秒之后,除了赛博特自己,房间里所有的机器人都开始了抽搐,有的还抱住了头。

“你干了什么?”

“移除了抑制器罢了。显然它们的内存不够,很快就要炸了。”梁川浪边说边跑到了空旷的地方。

一个机器人的头炸开了,金属碎片四下飞溅,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爆炸声不绝于耳。

“不不不,你到底是谁?!”赛博特见自己军队崩溃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发出绝望且愤怒的质问。


“我叫梁川浪,来自蒙德克尔星系的耶莫拉斯。你也许曾经听说过我的故事,不过现在你只有两件事可做,那就是忏悔与恐惧。”

说话间整个房间摇晃了几下,梁川浪猜测是飞船中的机器人自爆形成连锁反应炸了发射基地,这儿要塌了。

天花板掉下来了很大一块,正中了赛博特。梁川浪正担忧自己也会遭遇相同的情况。耳边却响起了那熟悉的“呼哧呼哧”声。

“这地方要塌了,快上来!”云墨打开Wietas的门,一把把梁川浪拉进了Wietas里。

“哇哦你什么时候学会开Wietas的?还有这些人怎么回事?”梁川浪看着控制室里的二十多个奈洛兰人问道。

“现学的,总共有一百多人,我让剩下的人去里面了。你的量子起子和手表。”云墨把起子和手表还给了梁川浪,“你的螺丝刀呢?”

“呃……被章鱼小丸子绑架了。我来开吧。”梁川浪接过了控制台。

“那只用把我们送回奈洛兰就好了吗?”

“还差最后一个环节。”梁川浪向云墨微笑了一下,随后用力扳下了闸刀开关。

“现在,启程!”


梁川浪把Wietas先开回了奈洛兰,降落的地点选在了奈洛兰首都的一处郊区。那儿现在是一片荒地,附近还有一个“世界之翼”的基地,两地大摡相距十几千米,依稀可见基地的轮廓。

“好了。”见控制台中央的蓝色方块不再闪烁旋转,梁川浪扭头对着奈洛兰人们喊道:“请各位先出去!我需要一个安静一点的广播环境!”

“各位请先出去吧。”云墨闻声便打开了Wietas的门,走廊和控制室里的奈洛兰人鱼贯而出,门外的荒地上很快便聚集出了一百来个人。

云墨是最后一个出去的,她刚刚迈出门框,身后就传来梁川浪的声音:

“嗨云墨,等我二十分钟好吗?”

“我等你。”她回头向梁川浪展露了一个微笑,说出了脸上也带着微笑的青年所期待的答案。

说罢,云墨走出了Wietas并轻轻地将门关上。现在,Wietas里又只剩下梁川浪一个人了,而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他清了清嗓子,随后打开了广播系统。

“哈喽,各位能听得到吗?”

“世界之翼”占领的行星多达十四个,每个行星上都建立了基地并安排了人手。

在他们占领的星球里,离奈洛兰最近的是鲁昂,有三十二光年,最远的伽塔维则达到了五百二十七光年。各基地之间的交流全依靠量子通讯频道,这还是空间领主给他们的。

而现在,这些行星上的“世界之翼”高级成员们——以及“黑巷”里几个重要帮派的首脑,都同时听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此刻,他们都停下了手头上的事,疑惑地环顾四周,试图找出那个声音的源头。

接着他们惊恐地发现,那个声音就来自于自己的脑子。

在梁川浪讲完第一句话之后,80%的人都认为是自己产生了幻听,当这部分人想选择无视时,那个声音又再次出现了。

“纠正各位一下,这可不是幻听。”

这句话打破了他们最后的幻想。


“很抱歉,得占用一下各位的时间,我来向各位宣布一件事:你们的首领已经不在了,组织可以原地解散了。你们接下去要帮我做三件事:归还你们夺走的一切,释放你们抓走的人民,离开你们现在待着的行星,永远不要再回来。”

“在此再做个自我介绍:我是梁川浪,你们口中的那个旅行者。不要怀疑,因为你们都知道,心灵广播这事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

“那就是我。”

所有听见广播的人心脏都骤停了一秒。

“我想讲的最后一句话,为了给你们一个建议:按我说的做,完成之后一一”

“跑,跑得越远越好。”

“我给你们十五分钟,再见。”

讲毕,梁川浪关闭了广播。

一如既往地,梁川浪没有在控制室里傻乎乎地等待着那些人的撤离,他并不习惯等待。所以他用Wietas直接“快进”到了十分钟之后。

“好了各位!”人群惊讶地转过头,刚从电话亭里冲出的青年飞奔到他们面前,还未站稳脚根便高声喊道:

“倒数三、二、一,”他同时打了两个响指,“你们自由了!”

话音落下,人群陷入了沉默,几百双眼睛直楞楞地盯着梁川浪,好似完全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几秒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把目光移至天空,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嘴巴通通张成了“O”形,其余的人注意到了这样的异常举动,也纷纷抬头。


现在是奈洛兰首都时间下午五点半左右,天还未彻底暗下。“世界之翼”在当地显然还未造成什么巨大的环境污染,现在这个时间段竟然还有晚霞。在绛紫色的天空中,有一群小黑点,大概有四十个,仔细观察它们的轮廓可以看出,那些是“世界之翼”的飞船。

梁川浪也注意到了它们,这意味着,撤离已经开始了。

人群爆发出一阵短暂的惊叹,有几个人指向了附近的那个基地,人们又把目光汇聚了过去。

梁川浪不用看就知道,他们准是注意到了聚变发动机发出的光茫。

广播结束后,十四个星球上的“世界之翼”成员便开始了紧急撤离。由于听到广播的都是一些尚未成为机器人的管理层,所以有十几万普通成员都是一头雾水地上船的。他们还搞不明白,为什么还要把好不容易抓来的人放了呢?安保机器人也不带走,上级也没有发指示啊?!

有几个人斗胆去问了,换来了一顿“当前上级的关爱。”这下子他们只能乖乖上船了。

人群又将目光投向了梁川浪,与此前的呆滞不同,这次,他们的眼神中饱含着期盼。

“正如我刚才所说,各位,“梁川浪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振臂高呼:

“你们自由了!各位!免费了你们!”

话讲完了,人群沸腾了。一百多人爆发出堪比火箭发射的呼喊声,随后开始了狂欢。

夕阳照耀的土地下,有无数个人进行着梁川浪正在见证的狂欢:人们手舞足蹈,人们喜极而泣,人们欢乐起舞。有些人抱住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互相倾诉,最后兴奋地朝天欢呼。

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梁川浪看见了正在奔向自己的云墨。只是等他注意到的时候,两人间的距离只有五米左右。

“等下云墨,你别那么激一一动?”

云墨一把抱住了他,梁川浪面对这种情况,一时间竟有些手无足措。

“谢谢你。”少女的声音带着几分抽噎。

“不用客气。”旅行者也抱住了她,“基础操作而已。”

在奈洛兰西下的夕阳影子里,两个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全文完】


谨以此文献给@森野木子-Muz 

感谢她对我一直以来的支持。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