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星离子_Liz

Can you please give some more power to me

Don’t stop coz you’ve been chasing around

《维度旅行者:灵星》番外

番外.新世界

“我们……成功了?”

“不然呢?”梁川浪在原地转了个圈,最后面向云墨打了个响指:“你还在,太阳系还在,人类还在,史上最完美的一次摘星换日!”

“不过,当然,还有一些必…… ”

“叮”的一声打断了梁川浪的话。他朝显示屏看去,“7”又给他们发来了消息。

【这儿就是太阳系吗?我感觉这儿…… 好美!】

(对没错我也这么觉得。不介意我先离开个,呢,七年吧。这段时间里你可以自行探索,但别太过火,比方说打个喷嚏毁灭星球之类的。不多言了,再见。)

【再见!】

“说回正题。”梁川浪抬起头,接着说道,“我们先回2019年,还有些事要和蓝色守望说清楚,然后我还得去办一点事,这个暂时保密。”说着他朝控制台伸出手,想了想又收了回来。

“那个,云墨,这次你来驾驶行吗?时间就定为……我们离开会议室的三十分钟之后。”

五小时的倒计时在四小时三十分钟时停住了,伴随着风声,Wietas在会议室中再次现身了。

“哈喽老坎!”梁川浪推开门,带着云墨走出了Wietas。“没想到这次只让你等了这么时间吧?”他小心地避开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拉开坎伯特对面的椅子示意云墨坐下。“想喝什么自己倒。”这话是对云墨说的。“还有,三份章鱼小丸子我都要拿走。”这话是对坎伯特说的。

“具体发生了什么你问云墨就行,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大概十五分钟之后回来。”没等二人做出任何回应,他便走进了Wietas。又是一阵风声,电话亭消失在了空气中。

“好吧,那请问,”坎伯特把手中的咖啡杯放在了桌子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呃,说来话长”云墨说着从卫衣口袋里翻出了梁川浪刚交给她的一份说明(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写的),递给了坎伯特。

“简而言之,我刚和他一起给太阳系换了颗太阳。”

“截止目前,那个梦里的拼图是已经拼好了。”梁川浪看着嗡嗡旋转的蓝色方块又开始了自言自语。“唯一令我纳闷的是,到在是哪位给我打的电话?Wietas你怎么看?”

显示屏“叮”了一声,针对“7”的天体扫描结果出来了。梁川浪凑过去一看,结果他当时用量子起子扫描得出的结论几乎一致。

思考是要消耗能量的,而“7”的思考所需要的能量则来自于它本身的核聚变。而问题就在于此:自我思考加快了“7”的氢核发生核聚变的速度,这导致它的寿命将大大缩短。从梁川浪初次遇见它的时候开始算起,“7”最多只能再“活”四十亿年-一算是G等恒星中的短命类型了

梁川浪曾到访过五十亿年后的太阳系,那会儿的太阳仍处于稳定期,而且Wietas也并未收到任何来自太阳的信息,这就说明那时的太阳并不存在自我意识,或者说…… 这又是一个时间悖论。

梁川浪不打算再换太阳了,毕竟替代品不好找。但他也不打算生,至少不能杀了“7”。但又不能与未来冲突……

蓦地,他想出了一个计划,一个两全其美的计划。

他可以凭借Wietas上的思维提取器提出“7”的思想,再把她转移到个新的躯体中。这样一来,“7”仍是“7”,而它原有的躯体--姑且称它为太阳好了,太阳的衰变速度便会减缓至正常水平,这样就不会干扰时间的走向,悖论就此解决!

梁川浪觉得在他正式采取行动之前还是有必要征求一下“7”的意见,不过在二人谈起正事之前,他不得不多花几分钟解释为什么自己只离开了三个小时就回来了。

在梁川浪详细解释了情况之后,“7”并未提出什么异议。在谈到躯体问题时,它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颗星球上的生命形式似乎……还不错!新躯体能是那种样子吗?】

【那颗星球就是绕着我转的第三颗。工作完成后我能去那儿吗?】

(我想当然可以。)

(另外说明一点,我不会对你的容貌进行任何干涉,它由你自己决定。)

【好的!】

(话说,你换了新躯体之后打算换个名字吗?)

[呃……可以考虑,有什么建议吗?]

(好像没有。你要是需要,我把地球文字库给你传过来。)

……

【这个名字你觉得怎么样?】

(查重率0%。地球上不会有人像你这样取名字的。)

(不过我觉得,它还挺好听的。)

她活了。

确切地说,她一直活着,只是之前只能看见虚无罢了,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感受。她受到一切,却好似什么也感受不到。但是现在她能看见黑暗。

不论如何,这总比虚无强。

接着她看见了白,在黑暗中极小的一抹白。白旁边的黑有变成灰色的趋势。她听见一声“卟哧”-像是从四周传来,又像是从她自己体内发出来的。眼前的那道白猛地放大,外界的光映射进了她的双瞳。

出于本能,她抬起左臂遮在了眼睛前,光线瞬间柔和了许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走了出去。

外界仍是一片白光,同时她还有一种异样的感受——后来她知道那是冷。

她对这具躯体并不很熟悉,仅仅走了一步半——左腿在抬起时消极怠工了,就要倒下了。

在她要倒在地上的那一刹,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身躯,没让她倒地。

另一只手把一件纺织物披在了她的身上,那种异样的感受减轻了些。

她眨了眨眼,外界的轮廓变得清晰起来了,她的身上披着件黑色风衣。

 “小姐,”旅行者的声音从她的耳畔响起。

“欢迎你重新来到这个世界。”


“新躯体总是得适应一会。相信我,因为我早也得经历的。”梁川浪帮“7”稳住身子后说。“现在感觉怎样?”

“7”张了张嘴,似乎想说出些什么,但显然她还未完全适应自己的发声器官,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看来不算太糟,多试几次就好了。”梁川浪说,“另外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趟更衣室,毕竟你不能一直只穿我这件风衣。现在你能走吗?”他松开扶着“7”双肩的手,见她又要倒下,又赶忙扶住。

“好吧,这个情况难办了。”说着他将“7”一把抱起,“我只好这样带你走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你好像比云墨轻一些啊,可能是你头发比较短吧。”

“7”在他的怀里又“呃”了一声,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

“好了。”梁川浪把“7”放下,见“7”可以自己站着了,他便收回了悬在半空的双手。“现在感觉怎样?可以自己走路吗?”

“7”点了点头,随后好奇地环顾四周,虽然她早已从地球外泄的电波中了解到了许多,比如“什么是衣服”。但亲眼看到那么多的衣服还是让她吃了一惊。“明确一下。”梁川浪一个响指,把“7”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右边的不行,左边的随意挑。”他指向左手边一排排挂满不同类型的衣服的衣架道。“应该够你选了。尽头有试衣间。”

“还有,”他冲着“7”离去的背影喊道,“记得把风衣还回来。”


“先生?”

“嗯?”梁川浪被这轻柔的女声一惊,他转过身,看见了已穿戴整齐的“7”,她的手上拿着他的风衣。

“哦真好你可以说话了。”梁川浪说着接过了“7”手中的风衣穿上。“话说回来,你的声音好像有点耳熟。”“您觉得我这么穿……怎样?”

“要我说挺好的,裙子与你的发型很配,有人说过你的发型像章鱼小丸子吗?”

“还没有,那是什么?”

“一种十五分钟之后你就知道的物体。说实在的,你这么穿还挺漂亮的,从地球人和我的角度来讲都是如此。”梁川浪说。

“另外还有一点,现在我该用哪个名字称呼你?”

“新的那个好了,先生。”

“哦,新的啊……”梁川浪忽然顿住了。他现在终于回想起自己是在哪儿听见过这个声音了。

“先生您在听吗?是忘了吗?”

“并没有,只是发觉到这一切都对上号了!”梁川浪兴奋地说。“那个电话,哈,完全对得上。你绝对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幸运星,这是跨越时空的求救!”

“先生您还好吗?”“7”看着眼前的梁川浪,一头雾水。

“和你一样好!”他打了个响指。“现在一切都正常了,我可能得先请你给某位自大偏执狂——当然是很帅的那种,打个电话。再带你四处转转。最后找些人帮你弄个假身份好让你在地球开始新生活!还有问题吗?”

“所以,先生您还记得新名字是什么吗?”

“当然记得,哪怕过了一千年我也不会忘记。”梁川浪认真道。

“那么现在就该称你为--星珊灵。”

“先生,对面那个人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和您一样。”星珊灵挂断通讯后如是问道。

“因为那就是我本人。”梁川浪说。“很多事你之后-—或者说以前,就明白了。”见对方仍然一脸困惑状,他觉得有必要先跳过这个话题。

“首先,欢迎你来到Wietas。”梁川浪把手搭上了闸刀开关。

“然后下一步,”他扳下开关,蓝色方块随即开始闪烁旋转,

“直接启程!”

【完】


评论

热度(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