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星離子_Liz

Can you please give some more power to me

Don’t stop coz you’ve been chasing around

《维度旅行者:启程》第四章

第四章.奈洛兰拯救计划

维度领主?

维度领主?!

云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家伙是维度领主?这怎么可能?!

她对维度领主并非一无所知,奈洛兰是签署过联合宣言的,所以云墨也早已知道维度领主的存在。云墨还在奈洛兰读大学的时候看过一本名为《次元通史》的历史书,那书上有一整章是关于维度领主的,据书上所记载,维度领主们全部都拥有两颗心脏,有着极高的科技技术,他们以维护宇宙和平、时空稳定为已任。云墨当时觉得维度领主是一个神圣的种族。

显然,这个姓梁的二愣子并不符合她心目中的维度领主形象。梁川浪现在在云墨心中的印象不仅与“神圣”不搭边,还被云墨打上了“神经”的标签。

云墨向梁川浪投来了怀疑的目光,后者则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

“那么这样吧,云墨小姐。”梁川浪仍旧没有去掉“小姐”两个字,”你对维度领主的身体特点了解多少?”

“唔,都有两颗心脏?”

“恭喜你答对了!”听了云墨的回答,梁川浪心中暗自窃喜,这说明他能采取最简单的方法来证明自己身份的真实性。

“接下来,云墨小姐,可否把手放在这儿?”梁川浪在自己的胸口上比划出一个圆圈,示意云墨把手贴在他划出来的那块部分上。

云墨一头雾水: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

见云墨无动于衷,梁川浪略微思索了一下,以为是自己的用词欠妥,于是他迅速地补上了一个字:

“请?”

面对对方的这份“盛情”,云墨很难将其拒之门外,在心中默念了十三次“只是碰一下他的身体罢了绝对不会有意外的”之后,她伸出了双手,轻轻地贴了上去。


她的第一感受是:好暖。

淡蓝色衬衫后的那副身体好似一个小火炉,在源源不断地向云墨传递热量,暖流从指间流向全身,温暖了本来还感觉有点冷的她。

接着,第二感受来了。

衬衫下有东西在跳动,传来“咚哒”、“咚哒”的声音。

云墨知道那是心脏跳动时的声音,而声源就在衬衫后面的躯体中。

只不过,这两声“咚哒”是她同时听见的。这说明声源有两个。

他真的有两颗心脏。

云墨像触了电似的,“唰”得一下抽回了双手,呼吸开始急促,大脑一团乱麻,各种情感全混杂在一起,她有点糊涂了。

云墨抬起头,盯着梁川浪。后者的脸上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看着云墨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梁川浪觉得该收尾了。

然后他开口了,声音听上去特别严肃。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梁川浪这一句把云墨好不容易挤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塞回了她的嗓子眼里。

“我就是维度领主。”


听了这个回答后,云墨心中的震惊转变为担忧与后悔。

《次元通史》中记载到:“维度领主们不喜欢被他人冒犯,对于敢于肆意践踏维度领主尊严的人来说,他们之后就必须面对领主的怒火”等等的一大堆废话。

云墨记忆中的版本是删减整理过的,只有十个字:打维度领主下场会很惨,而就在五分钟前,她拿着不知产自哪儿的酒瓶对着梁川浪的脑袋来了记重击。她现在非常担忧自己的下场,并且后悔为什么没有一次就击昏他。

“嗨,云墨小姐,别担心,我是个有教养的人,不是什么伽塔维混混,不会做出什么不轨之事的。另外也别后悔,毕竟你打完那一下后我都以为我要当场昏迷了。”见云墨震惊地抬起头,梁川浪又急忙补充道:“喂,云墨小姐,我好歹活了805岁,像今天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了。总而言之,我不会因为那一个酒瓶就把你丢进太空,相信我好吗?说句话好吗,云墨小姐?”

对方的语气分外诚恳,云墨稍稍放下了悬着的心。

“我相信你。”

“那就好!”梁川浪双手一合,发出的声响吓了云墨一跳。

“那么接下来就到了提问的环节,你问我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梁川浪换了一种轻松愉快的语气,说道。

“呃,怎么称呼您,领主……先生?”

“我全名梁川浪,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叫我全名或者川浪都行,另外,你可以不用‘您’这个字眼,‘领主先生’也不要再使用了,它们听着怪别扭的。当然,我也会去掉‘小姐’二字,好吗,云墨?”

“好的川浪。”云墨注意到梁川浪开始用她的全名称呼自己了。


“第二个,请?”

“我们在哪儿?”

“Wietas里。”

“抱歉,什么斯里?”

“Wietas,W-i-e-t-a-s,全名是Wandering…… 算了,它就是台里面比外面大的红色电话亭罢了,我们现在在它的控制室里。”梁川浪向着天花板张开双臂,作了个拥抱的样子,“虽然现在这儿有点乱,但我向你保证,几个月前这儿要整洁得多。”

“哦……”事实上云墨只听懂了几个词,这个回答的大部分内容还需再给她一点时间来理解。

“说第三个吧。”

“你现在在用什么语言和我交流?”云墨突然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

“耶莫拉斯标准语。”梁川浪如实相告。

“那为什么在我听来你讲的是奈洛兰语?”云墨心中又陡生出对梁川浪的怀疑。

“按照这个逻辑,我是不是应该问你为什么在我听来你在讲耶莫拉斯语?拜托,云墨,难道我要把‘我是维度领主’六个字刻在我的DNA里吗?”梁川浪敲了敲控制台,“Wietas配备了翻译系统,可以让我们都听得懂对方的语言,就这么简单。”

梁川浪按下了控制台上的一个蓝色按钮——那是翻译系统的开关,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虽然说关了它我也能听得懂你在讲什么,但对你来说可就不怎么友善了。”

这些话梁川浪是用耶莫拉斯语讲的。他成功地让云墨的脸上流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梁川浪又打开了翻译系统:“现在真的相信我了吧。”

云墨点了点头。

“另外,我还真的学过奈洛兰语,就是在奈洛兰学的。按照你们的纪年,我是在七十三年前学的。那会儿绝对是奈洛兰的黄金时代,可惜那时你还没出生,欸,可惜。”

黄金时代,老一辈人所说的黄金时代,可惜奈洛兰再也无法回到曾经了……想到这儿,云墨不免又伤感了起来。

她也想拯救自己的母星,但仅凭她和那些反抗军,能成功吗?

反抗势力的力量太弱小了,除非能找到更强大的势力,说服他们帮助反抗军一起拯救奈洛兰。比如说……

找一个维度领主。

梁川浪那三天的记忆又浮现在云墨眼前。

他可以吗?云墨在心里自问自答。

他一定可以!

蓦地,云墨想好了第四个问题。而对方的答案将关乎自己和一个文明的未来。

也许,这一次,幸运会站在她这一边。

“来吧,第四个是……”梁州浪话音未落,云墨便先发了问:

“你能不能帮我拯救奈洛兰?”云墨一脸严肃。

“抱歉,云墨你说什么?”梁川浪装作没听清。

“拯救奈洛兰。”云墨以认真的口吻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

“我知道你可以的,川浪。”


在没遇到云墨之前,梁川浪就预感到今天自己不会过得很顺利。起初他以为自己会遇上的坏事仅仅就是自己想喝的酒缺货罢了。直到前一秒他才幡然醒悟:原来这位19岁的奈洛兰少女才是今天他真正要面对的灾难。

梁川浪之前看过云墨的记忆,知道是Wietas自愿放她进来的,对于梁川浪来说,这种事并不稀奇。问题在于,云墨是从“黑巷”逃出来的,并且还有“世界之翼”的人在追捕她。

如果梁川浪想要除掉“世界之翼”,那么他只需花上半天甚至更短的时间就能让组织成为历史。不过梁川浪今天是来喝酒的,对于打倒邪恶势力,他提不起一点兴趣。所以梁川浪想到的第一个解决方案就是把云墨做掉,丢进恒星里头,然后就当无事发生。

但梁川浪毕竟是耶莫拉斯大学本硕博连读的高材生,纵使他喝得醉醺醺的,而且还保持了几个星期的“混乱”状态,最起码的良知和道德底线,他还是有的。

出于善良,梁川浪没采用第一方案,并且还将云墨的神经抑制器摘下来丢了。

梁川浪本来想着等云墨醒来,自己跟她简单地聊几句,聊天的内容会包括说明自己的身份,顺便回答对方的几个问题-—虽然最后云墨会什么都不记得。

梁川浪原计划在回答完她的五个问题后就清除她的这一段论忆,再把云墨放到某个安全些的地方去,让她和自己彻底撇清关系。

结果梁川浪万万没想到,云墨的第四个问题让事情一下子变复杂了。

得,这下子难办了,梁川浪心想。应该在第三个问题结束后就动手的,唉。

虽说像拯救文明这种事,梁川浪干了不下数千次,而拯救奈洛兰对于他来说算不上什么难事。但梁川浪现在可没什么心情来帮助云墨,谁叫他今天来这儿的初衷仅仅就是喝酒买醉罢了。

你应该答应她!你需要一个让你走出来的机会!理智又大声囔囔。

梁川浪没有理会理智的“胡言乱语”,转念开始构思“合理的”借口,好让云墨打消指望他的理由。


“什么时候拯救?”梁川浪接过了话茬。

“越快越好。”

行,上套了,借口一号上场。

“呃云墨,其实吧我挺想帮你的,但是吧你看。”梁川浪故意装出一副窘迫的样子,“你也知道,拯救一个文明需要先制订一个完备的计划,经得起推敲的那种,而云墨你现在的意思是要我立刻行动,对吧?”他没给云墨回话的机会,继续讲了下去,“这听上去可不现实啊。”

“那你要不,先等我几,个,月吧。等我制定好计划再说?”

梁川浪期待云墨露出一脸懊恼和困惑的表情。

很遗憾,他的期望落空了。

云墨没有显现出丝毫的困惑,相反,她脸上的那一丝自信的微笑倒把梁川浪弄迷糊了。

“那么,领主先生。”云墨这种甜甜的腔调弄得梁川浪有点不自在,“那能否请您解释一下,您是如何在事先没有任何计划准备的情况下拯救了盖弥戈?”

“抱歉,你说什么?”梁川浪以为自己幻听了。她怎么会知道盖弥戈的事?

“就是盖弥戈星被歇诺伊尔人入侵的那一次,需要我叙述一下细节吗?”

“哦,那一次啊!”梁川浪强装镇定。盖弥戈的事就发生在去年,看来云墨是真的看过自己的记忆了。

好吧,借口一号失败,二号上场。


“但是啊,云墨小姐。”作为云墨喊他“领主先生”的“回报”,梁川浪又把小姐两个字加上了,“那次成功纯属我运气好,而且歇诺伊尔人的般队数量也不多,派来的只是一支先遗队罢了。可是‘世界之翼’人手众多,要不让我招个几万人扩充一下拯救人伍?给我个两三,年,如何?”

可惜,这个招数也被云墨预判到了。

“罗伊律人入侵地球的战舰数量为3797艘,而您一个人就全让它们打道回府了呢。”

借口二号倒下,借口三号...... 三号你在哪?

“啊是的呢!”梁川浪换回了之前那种“欠腔调”,“但那会儿我是清醒着的,最近这不喝多了?云墨你给我点时间缓缓,一个世纪好吗?”

好像自己得寸进光年了。

“好像也不是不行……”云墨低头作沉思状。

这也能诓过去?不合理啊。梁川浪想,所以她为什么要向我这儿走来?

“但我有更快的解决方法。”说着云墨扬起了右手。

“那个,云姐,我只是开了个玩笑,咱不必真动手。”梁川浪一边向后退一边紧急编造理由四号,“其实我清醒得很,只是活跃一下气氛,云姐别较……"

一声响亮又清脆的“啪”,梁川浪的右脸上赫然多出了五道红印,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一时间有点发懵,甚至忘了叫一声。

我被打了?梁川浪捂着右脸,不大相信这个已定的事实。

是的,你被一个小姑娘扇了一巴掌!理智在此时补了一刀。

梁川浪承认自己没想到这一步,现在他有点慌了。

“怎么会有人在清醒的时候开这种玩笑?喂,你现在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下?”

云墨作好打他左脸的准备。

“别了别了够了够了。”梁川浪双手交叉,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好好好……嘶”。右脸的剧痛让梁川浪倒抽了一口凉气,“行,我答应你。”

“答应什么?”

“帮你拯救奈洛兰,今天就干。”

云墨心情格外欢欣,不过她没有立刻表现出来,按捺着喜悦,接着问了下去:“那你拿什么担保?”

“我的量子起子。”梁川浪从风衣右口袋掏出了它,“要是我违约,你就把它砸了。”

但愿云墨不知道我可以再造一把出来。


起子这种东西,他应该只有一把吧。云墨心想,姑且相信他吧。

“我相信你。”

梁川浪放下自己悬着的两颗心。

变量消除,接下去就按着四号方案行动好了。

“那个,云墨,你是要和我一起参与拯救行动,还是,嘶……”梁川浪揉了揉右边的脸颊,那一巴掌的力道绝对不小。

“当然是和你一起了。”说着云墨便走向了Wietas的门。

“喂,别急。”梁川浪叫住了正欲推开门出去的云墨,“拯救文明那么重要的事情,是不是该换套正装?”

拜托,云墨,答应我吧。

“嗯……”云墨仔细思考了一下对方的问题。自己身上的衣服确实该换了,另外,换件衣服也花不了自己太多时间,那点时间兴许还可以让那位维度领主构思一下他的拯救方案。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见云墨收回了伸向门的手,梁川浪稍稍松了气。

“行吧,我往哪边走?”

“哦抱歉。”梁川浪赶紧拿出量子起子,启动后,用它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孤线。在那条无形的弧线后,控制室的那一侧墙壁中的一块慢慢沉入地板,露出了这道暗门后面的一条通向Wietas内部更多空间的走廊。

“最近不怎么进去就封上了。”梁川浪收回起子,“这只是Wietas控制室三个出口中的一个,请?”梁川浪见云墨仍待在原地,又急忙补充道:“往里面走,在第三个路口左转,下楼梯,再在第四个路口右转,把那扇门打开,就是放衣服的地方了,基本上什么衣服你都能在那儿找到。”

“包括女装?”

“嗯。嗯?!”梁川浪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云墨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他穿成那样子的话,应该很怪吧?

“等下等下,云墨你让我为你捋一捋。”梁川浪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把本就凌乱的黑发弄得更乱糟糟了,“女装是我为女性乘客准备的,以及是为未来……呸!反正我从没穿过它们,你别想多了!”

云墨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脑中那张“奇异”的图象仍然挥之不去。

时空之灵在上,保佑我的信誉与名声不会被玷污吧。

“那我进去了。”说罢,云墨转身离开了门边,走向了那个出口。

“为了防止你迷路,我还是跟着你好了。”云墨进入走廊后,身后传来这么一句。

她没有提出异议,算是默认了。


云墨的注意力现在应该还在女装的问题上,现在趁此机会,消除掉她的记忆好了。

梁川浪这么想着,悄悄地伸出双手,他的目标是云墨的头-—更确切地说是她的大脑。

不用什么复杂的金属器具,只需用那个叫记忆清除的小技俩。接入她的大脑,找到记忆,“剪”掉一小部分,让她忘掉这儿的一切就好了。最后锁好Wietas的门,接着去浪,啊,又是美好的一天。

可惜,记划——尤其是幻想中的计划,永远赶不上现实中的变化。

双手没有碰到目标,它们在半途遭遇了来自另一双手的拦截。

梁川浪的手腕被云墨牢牢地钳制住了,双手动弹不得。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体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直到后背撞上了控制台的操作界面才算停下。

他现在整个人相当于半躺在控制台上了。

梁川浪眨了眨眼,没看到Wietas的天花板,云墨那张充满怒气的脸占据了他全部的视野。

“云姐,生气有害容颜……”

“闭嘴。”

梁川浪乖乖闭嘴了。

“听着,梁川浪,”云墨将身子俯得更低了些,大概率是为了威慑被她压着的人,而两张脸之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些。

梁川浪被迫对上了云墨的眼睛,后者以似乎能把他的瞳孔灼穿的目光注视着他。

她那眼神……

简直就像是要把我切成805份然后丢进恒星里烧掉一样。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她以严肃的语气一字一地说。

“不要跟我,耍,花,招。”

她是在威胁我吗?

“听懂了吗,梁川浪?”

看来的确如此。

“遵命,云墨。”

原因之三:断绝他一切溜奸耍滑的念头。

“如果你胆敢办这么做……”云墨正欲再给予对方一个有些力度的威胁,谁料梁川浪却抢答了:

“就把我切成805份然后会扔进恒星里焚烧殆尽?”

“嗯……”梁川浪突然这么一打岔,让云墨忽然忘记了自己要讲的后半句。不过这个做法听上去也够狠了,她决定采纳。

“好,到时候就这么干。”云墨松开了抓着梁川浪的手。

梁川浪刚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正准备起身揉一揉有些发麻的手腕。但是一声响亮的“啪”,打破了他的美好幻想。

“哇哦!”他的左脸火辣辣地痛了起来,这下两边脸扯平了。

“能解释下原因吗?”梁川浪捂着左半边脸,倚着控制台起身道。他实在想不通,云墨的这一巴掌是为了什么而扇。

“纯粹是看你不爽。”云墨甩给他一个白眼。


拜托,冷静一点,你难道察觉不出来她在用激将法吗?梁川浪提醒自己道。挨了刚那一巴掌之后,他的心中便有一股怒火升腾了起来。云墨的那句解释和那个白眼成功地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他试图通过自我提醒来遏制因为觉得自己被轻视——以及诸多其它原因,现在正在灼烧他心智的怒火,可惜作用不大。

我是个领主,他想,维度领主!她给了我一巴掌,理由仅仅是看我不爽!

冷静一点,你这样就上套了。

她干完这些后还背对着我!她在隐藏什么?隐藏对打倒我的喜悦吗?

估计不是,总而言之你得先冷静.……

她看不起我!

言重了,冷静别发火……

她看我不爽!

对,没错!梁川浪觉得怒气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他决定放弃说服自己的任务了。

然后呢?在这儿站着生一整天闷气吗?这样做能改变你在她眼中的形象”吗?理智突然横插一嘴。

好像不能……

那你应该怎么做?怎样才能改变你现在在她眼里的不靠谱形象?理智追问道。

帮她拯救奈洛兰,梁川浪觉得那股怒气开始消散,那我不还是中了她的计吗?

你都察觉到云墨的激将法了,怎么能叫中计?那个叫,呃,你是在维护你作为维度领主的身份,理智也有点编不下去了,不论如何,表现得自然一些,就和以往一样,别把“发火”两个字写在脸上,就没事了。

理解,梁川浪长舒一口气,他现在已经差不多完全冷静下来了。

接下去,梁川浪把风衣的扣子自下而上一颗颗系好,接着掏出了口袋里的量子起子。

该陪她认真玩玩了。


“好吧,云墨,你赢了。”梁川浪走过去,拍了拍云墨的右肩,后者猛地一回头,甩过来的头发迫使梁川浪后退了一步才没被打到。他注意到,云墨显得有些惊诧。

我成功了?云墨觉得难以置信,两个巴掌就把梁川浪拉进了拯救奈洛兰的队伍。她原以为对维度领主使用激将法成功的概率并不大,搞不好还要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但只要有一丁点成功的可能,云墨都愿意去试一试。之前梁川浪倚着控制台一言不发的样子弄得她有些慌张,还以为自己做过头了,自好背对着对方,防止梁川浪发现自己的慌张模样。现在看来,她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她估计还以为自己的计划失败,我是来取她性命的吧?梁川浪暗忖,看来得快点改变云墨对他自己的印象啊。

“没错,你赢了。”梁川浪直视云墨的双眼,重复了一次刚才他讲过的话。

骗子说话的时候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现在云墨彻底相信,梁川浪已经站到她们一边了。

“你的激将法用得几乎恰到好处,惟一的瑕疵,就是巴掌扇得太重。”

“啊?下次我会注意的……”

星穹议会在上,别有下次了。

“这个问题不大,另外别有下次,现在我们制定一下计划。”梁川浪打了个响指,快速地绕开地上的酒瓶,跑到控制台边,“奈洛兰拯救计划!”他大声地喊出了这个词。

“当然了,制定好后就立刻实施,我指的是今天就行动。”这话是讲给云墨听的。

“那么首先。”梁川浪又走回到云墨身边,“你还记得是从哪儿逃出来的吗?周围有什么建筑,叫什么名字?”

“建筑嘛,附近有家酒吧,好像叫‘源夜’来着。”

“源夜?那是个好地方,酒的种类挺多的,不过酒精浓度对我来说不大友善。好了,你是从那里出来的,还是别的什么地方?”

“不是从那里,逃出来的地方距离源夜大概有,呃,”云墨比划了一下长度,再参照了自己的记忆后讲道,“500多米吧。”

“这样啊,那还要再走个几分钟,先去那儿救出你的同胞,如何?”又是一个响指。

“没问题。”

“那么,”梁川浪走回控制台,熟练地输入了酒吧的坐标,“Wietas不大适合短途,”他握住了右手边的闸刀开关,“所以默念个幸运数字,走了!”

开关被拉下,小巷里的红色电话亭逐渐消失在空气中。大约在10秒种之后,Wietas又在酒吧的大门外现身。在喧嚣的街道上,没有人注意到,这台红色电话亭之前并不在这里。

“好了,我们到了。”梁川浪说着打开了Wietas的门,门的另一侧,便是“源夜”的大门。

“它是怎么做到的?”云墨走向门边,惊讶地望着对面。要知道,不到半分钟之前,Wietas还在一条堆满垃圾的胡同中,但现在,它就移动到了“黑巷”里面,。

“Wietas里面都比外面大,为什么不能瞬间移动呢?”梁川浪朝云墨微笑了一下那,“还是你想听听时空转移器的工作原理?”

“原理的话,还是算了吧。”

“哦对了,出去之前还有几件事要交代你一下。”梁川浪把云墨拉到一边,“第一,出门之后,你得带我去那个地方,这点毋庸置疑吧?”

“嗯。”

“第二,是个重点,注意力集中。”他在云墨面前打了个响指,“因为你的身份原因,‘世界之翼’那帮傻瓜肯定会来逮捕你。那些武装人员都穿着脆弱的阿卡普MK5型外骨骼,头盔上可能还装了神经屏蔽器,你一个人不大好对付他们。当然,他们会佩有核子枪,那玩意能把生物的内脏轰成像烂掉的芥末章鱼丸子。”

“芥末章鱼丸子?那是什么东西?”

“地球上的一种食物。”

云墨还想问“什么是地球”,但梁川浪已经发觉自己说得有些串了,急忙岔开这个话题,“有空带你去吃,不过现在,你应该清楚我们要怎么做吧?那就是……”

“不要/要让世界之翼找到我们。”

同时开口的两人讲完话后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无法分辨对方观点的正误。

“这不对吧?”云墨率先打破沉默,“我们不应该避开那些拿枪的人吗?”

“嗯,是个普通的好计划,但是它不够快捷。据我所知,‘世界之翼’把他们的数据中心设在了总部,总部在哪儿我也不知道。而那些士兵的头盔里装了面部识别系统,直接连着他们的数据库。”说着梁川浪抖了抖手上的量子起子,“你知道起子最擅长干什么吗?那就是入侵系统!所谓的安全保护在它面前形同虚设。通过追踪定位信号,我可以直接到总部去和他们谈谈关于奈洛兰的问题。而我需要的,便是一个头盔。所以,我需要你把那些士兵给引出来。理解了吗?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完全可以理解。”云墨频频点头。科技的水平高低决定了胜利的概率,这话果真不假。

“还有第三件事,重中之重。”

“你说吧。”

“你真的是因为看我不爽才打我的吗?”梁川浪一脸认真。

这算哪门子重中之重啊喂?

“好吧看来是真的。”见云墨一脸无语,梁川浪也决定不再扯题外话了,“好了,准备开工!”他走到门边,向云墨做了个“请”的手势:“女士优先?”


“川浪,你不是说要让‘世界之翼’找到我们的吗?为什么还要给我戴上这个?”

云墨口中的“这个”是指呼吸罩,它看上去像地球上的口罩一样。只不过是透明的,所以呼吸罩外层又加了一只蓝色的口罩。两者都是梁川浪从衬衫里的一个口装里找出来的。梁川浪把它们保存得非常完整,仅仅只是表面多了两道折痕。现在云墨闻不到霉味了,可是另一种不那么强烈的怪味取代了霉味,但总比直接呼吸好一点。至于梁川浪吗,那只呼吸罩是他找到的惟一一只,他也只好继续呼吸这发了霉的空气。

“你看吧,那些傻帽是有大脑用于思考的,他们可不会乖乖站那,像个铁罐子似地让我扫描,不是吗?”他贴近云墨,说道。

“在让你卸下伪装之前,我还需要找一位幸运的巡逻兵,让他给我个扫描到外骨骼与核子枪数据的机会。接着靠你把他们引出来……”

“等下,你就不能直接扫描那个巡逻兵的头盔吗?”

“那些兵一般不戴头盔上街,即使戴了,头盔里的识别系统连接的也不是主数据库,找不到总部位置。凭你的身份,他们会动用专门负责你逃脱这件事的正规武装人员,要靠这些人才行。他们的装备也会先进些,但基础代码都是换汤不换药的。”

“这样啊。”云墨点了点头,再望向梁川浪,只见他仔细盯着前方,不知在是被什么东西吸引了目光。

“怎么了?”

“我找到目标了。”梁川浪用手一指,云墨顺着他的方向望去,在前方人群并不密集的街道上,一台外骨骼机甲上长了一颗光头。

梁川浪估了一下距离,离那个巡逻兵大概有80米。“找条小巷躲着。”他叮嘱云墨,随后启动了量子起子的待机模式,“我过去和他友好交涉一下,等我3分钟,会回来找你的。”


巡逻兵科克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大霉了:先是上午出门差点跌入垃圾堆,再是差点被酒瓶砸着头,现在倒好,有个天杀的小子不看路,直接和他撞了个满怀。幸亏他穿了外骨骼,自己毫发无伤,撞他的青年倒被反作用力震倒在地。

“喂小子!”科克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倒地的青年爬起,“你个xxx!”他骂了句“伽塔维文明用语”。“知道这身外骨骼装甲要多少钱吗?快给大爷我看看有没有损坏!”

“实在不好意思。”青年急忙站起,顾不上拍掉黑色风衣上的灰尘。他掏出一把手电筒——最起码科克觉得这是手电筒。青年打开它,在黄光的照耀下装作仔细检查外骨骼的样子。

“给瞧仔细了!要有一道划痕!”科克威胁似地束起了一根手指,“大爷我让你脑袋搬家!”

青年没有答话,只是一个劲地点头,科克还以为对方是被他唬住了,愈发嚣张起来。

“还有枪!上午刚换了一把新的!要有什么意外,我让你下面也搬家!”

那他最好用冰冻罗非鱼。青年在心中吐槽。

青年闻声又检查起枪来。看他的神情,还挺慌张的。

“好了小子别装了。”骂了这么一顿后,科克心中的气也消了大半,“给我两百普达(伽塔维货币),然后滚!”

“实在抱歉实在抱歉。”梁川浪迅速地把已经完成扫描工作的起子放入风衣右口袋,在左口袋里拿出五百递给了科克。

“还多给三百?你小子有钱啊!”科克拿着钱,一把梁川浪推开,“滚吧。”说罢,科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确认对方已经离开了后,梁川浪简单掸了掸风衣上的灰,便要原路返回去找云墨。科克所不知道的是,梁川浪扫描外骨骼机甲时还找到了科克的个人身份识别单位,顺着这个单位里所包含的基础信息,量子起子顺藤摸瓜,成功地挖出了科克的许多私人信息-—包括他的银行账户,梁川浪便顺手帮他把账户给清了零,现在,那五百是科克生活费的全部了。

可怜的先生,但愿这能教会他以后如何友善待人。


“成功了?”梁川浪刚跑到小巷口,便遇上了云墨和她提出的这个问题。

“那当然。”他及时“刹车”,打了个响指道。“‘世界之翼’真的该开设职业素养培训了。”

“行了,你现在可以露脸了。”在云墨摘下呼吸罩的过程中,他又吐槽了一句:“这儿的空气可真的是沁人心脾啊。”

对于戴过呼吸罩之后再摘下它呼吸的人来说,空气中的霉味便会一下子显得突兀了。云墨花了几分钟才重新适应这具有“提神”功效的伽塔维新鲜空气。

讲实在的,她还挺漂亮的。梁川浪看着云墨的正脸,想到。

不管是站在奈洛兰、耶莫拉斯还是人类审美方面来讲,都是如此。

为了避免自己的形象又在云墨心中多一个污点,梁川浪及时移开了目光。

“那么接下去,要我引他们出来对吗?”

“对。”伴着左手打的一个清脆的响指,梁川浪讲起了下一步的计划,“就像平时逛街一样,我陪你上街绕几个圈就成了。还有,千万别乱跑!”

最后的一句话其实是梁川浪说给自己听的,不过云墨也听进去了,连连点头示意。

“现在吗,先去救你的同胞。”

云墨逃出来的地方看上去只是一条不起眼的死胡同,梁川浪见过许多这样的秘密实验室选址。还没等云墨告诉他入口的位置,他便用量子起子便已打开了墙上的暗门。

“这没什么的,都是老套路。”梁川浪见云墨一脸震惊,只是轻描淡写地一言带过,“门外等我。”

说罢,这位维度领主便跨入暗道。墙上的暗门重新合拢,把一位奈洛兰少女挡在了外面。

实验室是那种常规的生物实验室,安保也是那种常规配置。如果想要避免被发现,只需先用量子起子更改掉监控系统,再关闭警报系统就行。遇到那种老式安保机器人与密码门也不要紧。前者可以用新的指令覆盖掉原有代码,再通过机器人之间的联网使这些铁壳子通通瘫痪。密码门就更简单了,起子扫描一下即可破解。至于对付别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安保措施吗,黑掉实验室的防护系统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在他的闯入过程中,梁川浪没有见到任何除机器人之外的智慧生命。貌似整个实验室早已人去楼空。

“这个不太妙。”梁川浪独自一人走在走廊里自言自语,“他们不可能只让这些老古董干活啊。”他绕过一个站在走廊一侧的安保机器人,讲道。

等一下,这个机器人也许可以给我答案。

一分钟后

“好了,你是,呃,Rs10586号?”机器人的胸口编号有点糊,梁川浪不确定自己念的是否正确,“能启动你的生命体征扫描吗?”

量子起子改写了机器人的程序,它按照梁川浪的请求开启了扫描。

“62号站点,现有人数:2。”机器人讲出扫描结果。

“按照心脏个数统计的?”

“是的。”

那这儿真就我一个人?梁川浪有点小震惊。

“实验体都被转移到哪儿了?”

“1号站点。”

梁川浪猜测,1号站点就在他们的总部。

“为什么转移?”梁川浪估计对方不会说答案,果真只得到了一句“授权失败”。

“好吧,和你聊天很愉快,祝你的芯片不会烂掉,再见。”说罢,梁川浪回头准备原路返回。

“里面没有你的同胞。”暗门才刚打开一道缝,梁川浪便对着门外的云墨喊到,“他们大概率被送到总部去了,里面除了我以外,连个碳基生命体的原子都没有。”说着梁川浪走出暗道,门在他身后合上。

“不过有挺多机器人的。”

梁川浪快步走到小巷口,向外张望了一下,街道上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比梁川浪进实验室前还要少。

“嗨云墨,现在到饭点了吗?”梁川浪把刚放入口袋的起子又掏了出来,“没有的话就是我们的导航要来了?”

“什么导航?”云墨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梁川浪的意思。

“这个过会解释,另外,你想看巷战还是,算了,一块出去吧。”他向云墨伸出了左手,“得看到你他们才会行动。”

云墨把右手搭在梁川浪的左手上,后者立刻握住了它。

等二人走出小巷时,偌大的街道上已不见一个人影,几个酒吧也都挂上了歇业告示牌。

梁川浪清楚,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但到底谁才是暴风雨,这仍是个问题。

“要不走几圈?”他对云墨轻声说,“让他们彻底确认……好吧他们来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梁川浪的话。数个穿着外骨骼的士兵从隐藏的暗处现身,梁川浪点了一下人数,总共有十五人。这十五个士兵围成了一个圈,手上的核子枪全部齐刷刷地对着正处在包围圈中心的梁川浪和云墨。

云墨毕竟是第一次面对十五支枪同时瞄准她的情况,心中不免有些发怵。她试着入侵士兵们的思维,可正如梁川浪所言,对方有屏蔽装置。

现在二人脱困的惟一希望,已经全部寄托在了那位维度领主身上。

“别慌张,”云墨突然在脑海中“听”见了梁川浪的声音,“别忘了,通过肢体接触,我也可以进行心灵链接。”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云墨问道。

“首先,不要在第一次警告后就举手。”

“举起手来!”一位士兵冲着圈内的两人喊到。梁川浪只是朝那位士兵扫了一眼,并没有理会对方的喊话。梁川浪的右手继续插在风衣外套的口袋里,和他的量子起子待在一起。

“举起手来!”士兵说着向前了一步,整个包围圈的直径也缩短了两三米。

这一次梁川浪照做了一半。他举起了右手,手上拿着已经启动了的量子起子,起子头发出黄光,正对着梁川浪面前的一个士兵。

“丢下手电!立即丢下!否则我们将采取措施!”士兵警告道,又将核子枪上移了几厘米。

“真就是‘十五人打两人,优势在我’呗!”梁川浪当着云墨的面开始了吐槽,“我要不要提醒他再往左移五厘米?”又是一个云墨听不懂的比喻。

“行了,扣扳机!”梁川浪高声喊到,“总座没有讲过我赶时间吗?”

在士兵们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们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发言。但完成任务才是头等大事,于是他们扣动了扳机。

没有核子束的发射音,只有十五声“授权失败,程序错误”的系统提示音。

士兵们没有迎来第二次扣下扳机的机会。就在一瞬间,十五人的外骨骼机甲全部被强制关闭,身上的高科技变为了把他们压倒在地的废铁。

局势在几秒之内便得到了逆转,包围圈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士兵,因为外骨骼的重量,他们动弹不得。

“这么快?”云墨毫不掩饰自己难以置信的语气与震惊的表情。

“对啊。”梁川浪一脸的风清云淡,“我去摘头盔,你去把Wietas开过来。”

“Wietas怎么驾驶?”

“哦抱歉忘了你还没有学会。”梁川浪俯下身,摘下了一个士兵的头盔。在此过程中,对方一直嚷嚷着“外援”几个字。

“别那么幼稚,先生。你们的外援不会赶来的。另外,你们的面部识别好像认不出我欸。”梁川浪敲了两下头盔。

“你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士兵有点歇斯底里

“一个来拯救世界的旅行者罢了,至于我的名字吗,你不需要知道。”

“好了云墨。”梁川浪朝着Wietas的方向走去,“下一站,‘世界之翼’总部!”

“怎么了?”梁川浪走出几步,回头却见云墨仍站在原地,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什么东西。

梁川浪没学着她一样抬头望天。他拿出量子起子,对着头上的天空启动了它。

起子显示,有五架武装无人机在接近他们。显然是“世界之翼”派来的。不过在三秒之后,无人机的控制权便易主了。

“川浪……”云墨低下了头。

“无人机罢了。”梁川浪淡定地接过话茬,“注意到它们不动了吗?我已经取得控制权了。”

云墨再抬头看时,那些无人机已经悬停在了空中。

“好吧,我承认幼稚的人是我。”梁川浪走到没了头盔的士兵面前,蹲下盯着他,“但你们就管这叫外援?嗯?芥末章鱼小丸子都比这些能飞的铁块强。”

梁川浪在嘲讽士兵的时候,便用起子给Wietas发了个传送信号。凭借他的直觉,梁川浪觉得,之后会发生一些不大好的事——要浪费他大量时间解决的事。

现在,他看见,一个手持砍刀的男人出现在二十多米外的十字路口,而且正是在回Wietas的道路上。

啊哦,这下子麻烦了。

云墨也注意到了那个男人。她隐约感觉,那张脸她好像在哪儿见过。

“好了先生。”帕特内克开口了,“把那个姑娘留下。”他的刀指向了云墨,“别想用心灵控制,我戴了屏蔽手环。”说着他展示了左手手腕上戴着的银色手环。“上次让你逃了,这次可不会了。”

我可不这么认为。梁川浪在心中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然后,你!”他把刀指向梁川浪,“你看见我拿的是刀了吧?你的把戏可控制不了它。”

其实,我可以通过起子改变他刀子的分子结构。梁川浪继续在自己的心中念叨,把核子枪捡起来打他也行,可惜我之前把它们全部熄火了。等它们充能完毕宇宙都毁灭了。

算了,梁川浪对自己说道,还是配合他一下吧。

这么想着,梁川浪把量子起子放回了风衣口袋中,并把头盔放在了地上。

“很好,现在给我麻溜地滚!”

梁川浪站在原地没动,像看傻子一样盯着帕特内克。

帕特内克也瞪了回去。他尝试使用机械眼中的面部识别查清楚对方的身份。不过这一次,那双智能机械眼没有提供任何有关梁川浪的信息给他。数据库提示帕特内克:查无此人。而这种情况一般都意味着,对方有很特殊的身份,当然,也有着很值钱的人头。

“好吧先生我改变主意了。”帕特内克露出一个狞笑,“你们两个都得留下。”

时间尽头的边界啊!他们为什么总是不珍惜机会?

“恕难从命了先生。”梁川浪一脸不屑。

“你没听见吗?”

“过会站在原地别动。”梁川浪这话是讲给云墨的。“你这么小声还想开Wietas?”

这个回答激怒了帕特内克,他向前走了几步,随时准备动手攻击。

“友善提醒,请别拿刀……抱歉了。”

帕特内克举刀向梁川浪砍去。“当啷”一下,手中的刀被梁川浪的量子起子打落在地。随后是一声“咔嚓”,帕特内克发出了惨嚎,他的右肩膀被梁川浪弄脱臼了。最后是一声“啪叽”,帕特内克整个人腾空而起,然后与水泥地来了个深吻。由于他是正面着地的,鼻子也流了些血。

“好了。”梁川浪跨过正倒地呻吟的帕特内克,把头盔拾起,顺便将那把钢刀踢到了几米开外,“我向你保证,”他转向目瞪口呆的云墨,“这种情况不怎么发生,除了必要时刻,我会采取必要的手段。”

“而且你看嘛,我给过他机会的。”梁川浪给了云墨一个略带嘲讽意味的微笑。

“好……好吧。”云墨的声音还有点颤抖。

“那么,可怜的老顽固先生?”梁川浪蹲下身子,向帕特内克问道,“就你一个?”

“全部出来!”这一声大吼吓了梁川浪一跳。等梁川浪再起身时,他同云墨一样,发觉到了不妙。

街道的两头都开始有人聚集,而那些人的手中全拿着刀或斧,离他们大概只有五十多米。

“看看吧,不止我一……”

“闭嘴吧。”梁川浪冲着帕特内克的脸踹了一脚,后者立刻昏迷了。

“川浪?”云墨不自觉地向梁川浪靠近。

“别害怕。”梁川浪就站在她的身后,“握住我的手好吗?左边那只。”

云墨紧紧握住了他的左手,那种温暖让她感到心安。

“接下来怎么办?你打不过他们的。”云墨看着眼前那一群恶棍,问道。

“我可没说过要打。”梁川浪镇定地说道,“把眼睛闭上。”

云墨照做了。

“把手握紧,不然会出分子解构意外事故的。”

什么事故?云墨还未想明白,梁川浪便高喊了一声:

“再见了各位!”

两边的人群发起了冲锋,脚步声很响,但云墨听见了比脚步声更响亮的声音。

那是一阵“呼哧呼哧”的风声。

人群惊恐地喊了一声,随后潮水般地向后退去。他们见到了奇异的现象,一个让他们恐惧的事物。

原先两人站立的地方,现在待着一台红色电话亭。

云墨再次睁眼的时候,她已经身处于Wietas控制室了。

“我们出来了。”梁川浪松开握着云墨的手,“离门远一点。”他把那个头盔放在了控制台上,用起子启动了它,而量子起子不费吹灰之力便查出了数据中心的位置。

“嗯,克泽西纳可星系,可真拗口……安古诺特?距伽塔维七百十七光年!可真够近的。”梁川浪开始设定坐标,双手在那些按钮与拉杆中来回穿梭。

“行了,准备好见他们的首领了吗?”梁川浪的手握住了闸刀开关的手柄,

“嗯。”

“那么,启程!”

开关被用力扳下,显示Wietas启动了的是控制台中间一直在发光的蓝色方块,方块的四周雕刻着奇特的花纹,顶部的花纹是象征维度领主的标志。现在,蓝色方块开始闪烁并且转动,控制室里响起了“嗡嗡”声。

在众多恶人惊异的注视下,Wietas消失在了空气中。

第四部分 .完.

评论

热度(4)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